柳絮纷飞时

【柳絮时影文化有限公司】
·
以出产量低,制作速度极慢闻名
.
旗下cp:
日本影视:❤️汤薰 🧡堂澄
中国影视:💛东凤 💚k莫 💜香芋 🖤嫌弃
中国真人:💙大薛 🌸山花 🥭巍澜
.
据称,老板有以下格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1v1笔友有吗

我是柳絮。

坐标香港 02的

想找个长期笔友 可以互相给对方打打气

也许会聊得断断续续

毕竟还有86天就高考

但我还是会尽量写几行字然后去寄信啦

.

如果你符合以下条件会优先哦

-山花女孩

-不追韩圈日圈

-爱天马行空地思考


就这些了

最好是小姐姐hhh


🌸山花-【冲锋陷阵】

【足球组:魏助教x白小西】

【全文:1.5k字】

⭐️⭐️⭐️⭐️⭐️⭐️⭐️⭐️⭐️⭐️⭐️⭐️⭐️⭐️⭐️⭐️⭐️⭐️

正文连接:https://shimo.im/docs/Vb21e1Ds5BwBbx7l/ 

⭐️⭐️⭐️⭐️⭐️⭐️⭐️⭐️⭐️⭐️⭐️⭐️⭐️⭐️⭐️⭐️⭐️⭐️


-内含部分双北

-内含人物:魏助教,白小西,乔小罗,鸥宝贝,鬼队医,何前辈,撒裁判,甄射手

-彩蛋人物:大解说

-三无一o文章:无脑,无文笔,无逻辑,ooc


(和跨年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还是发了

(高考前的作品

(2018收官之作

(之后我隐退四个月大家且看且珍惜吧

(虽然烂透

为啥我的文如此单纯都没法发出来……

lof你纠枉过正了吧……

在弄下去他们是不是连聊个天都要浸猪笼啊……

2018年底总结——【丰】

相比起去年好多了

今年的我又粉了几对cp

比如堂澄 山花 巍澜 还有一堆衍生cp

还有一些小cp 像楚郭 白云 双北 晨鸥等

而写文方面 思考的空间多了

框架稍微大了些

内容比2017初好多了 没有那么ooc 开始会好好了解人物的性格特征那些

也开始看不同类型的书

比如鲁迅的朝花夕拾

而且终于剪了视频!

今年的我已经不像去年那样迷茫了

总算知道自己的存在是为了什么

大学意愿选好了

希望心理学或者会计能成功入读

至于病方面就只剩下右上腹痛楚以及心脏部分痛楚

以及偶尔发晕等症状未解了

其实应该是骨头 发育 以及血压问题了

没什么严重的地方

心情开始不像以前那么压抑了

就是

还是胖(」゜ロ゜)」

体重比起去年的确少了约莫十斤啦

锁骨也开始显型了

但肚子 大腿 都是重灾区

考完高考就要认真减肥了!

不然去旅行肯定吃成猪

总的来说这年大部分时间都很顺利了

开始学会适应情绪波动

也外向了一点

在七月中至七月末那个要跟陌生人共处两周同住同上课的环境

的确很有帮助

(虽然在那段期间疲惫加上疾病加上孤单真的很难熬……)

(甚至总算跟母亲摊牌了 情绪爆发了一下下

不过在高中生涯最后一个月终于投入环境了是什么骚操作(二哈脸

不过这年里染上了两个习惯

第一 疯狂看电影

第二 偷偷北上

都是为了减压啦

所以!

以下总结!

2018我学会的:

1)人生得意须尽欢

2)为了不哭大声笑

2018我做过的:

1)一个人看20次电影

2)一个人北上(5次左右?)

3)和不熟悉的人做两个星期的室友

4)买各种会员

5)剪片子!

6)看明侦后开哥私人明侦群

7)凌晨三点多才睡

8)和朋友吵架

9)认识到一个很棒很棒很成熟很投契的朋友

10)结交了一个酒肉朋友

11)减重一丢丢

2019我期待能完成的:

1)减到55kg!!!

2)改善皮肤!!!

3)高考拿高分!!!

4)回老家探望亲戚

5)来个本地一月游 好好认识这个城市

6)去毕业旅行!

7)被cu心理系或者树仁会计录取!

8)完成所以长文

9)和某人面基(doge

10)身体健康

就酱吧!

明年要好好努力!

别再颓废了!

在此也祝大家新年快乐!!!

(明年一定比今年会更好~

(你说ok吗~

好的 

魏饭同学也加入了豪华脑洞套餐


?????

撒老师请注意一下你自己说了啥

粉丝现在很懵

好开心~o(〃'▽'〃)o


小试牛刀 

今天组织学习了相关法律法规.....有强烈的欲望想跟大家分享

小夏: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天信息安全部的同事给我们培训了相关法律法规.....


主要包括“低俗信息13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信息安全部和法务部门提醒我,注意是不是走在违法的边缘😢😢😢


我会认真思考的,也想分享给大家。如果大家在LOFTER这个平台玩儿的还不错,很开心,请珍惜这个平台。


请随时提醒我,拜托大家了!🙏


——其中“低俗信息13条”(由国务院新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部、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部门确定)判定标准如下:


1、直接暴露和描写人体性部位的内容; 

2、表现或隐晦表现性行为、具有挑逗性或者侮辱性的内容; 

3、以带有性暗示、性挑逗的语言描述性行为、性过程、性方式的内容; 

4、全身或者隐私部位未着衣物,仅用肢体掩盖隐私部位的内容; 

5、带有侵犯个人隐私性质的走光、偷拍、漏点等内容; 

6、以庸俗和挑逗性标题吸引点击的内容; 

7、相关部门禁止传播的色情和有伤社会风化的文字、音视频内容,包括一些电影的删节片段; 

8、传播一夜情、换妻、性虐待等的有害信息; 

9、情色动漫; 


10、宣扬暴力、恶意谩骂、侮辱他人等的内容; 


11、非法性药品广告和性病治疗广告等相关内容; 


12、恶意传播侵害他人隐私的内容; 


13、推介淫秽色情网站和网上低俗信息的链接、图片、文字等内容。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淫秽相关法条如下:


第三百六十三条 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为他人提供书号,出版淫秽书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明知他人用于出版淫秽书刊而提供书号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六十四条 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组织播放淫秽的电影、录像等音像制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制作、复制淫秽的电影、录像等音像制品组织播放的,依照第二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向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传播淫秽物品的,从重处罚。

第三百六十五条 组织进行淫秽表演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六十六条 单位犯本节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三百六十五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六十七条 本法所称淫秽物品,是指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书刊、影片、录像带、录音带、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


有关人体生理、医学知识的科学著作不是淫秽物品。

包含有色情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文学、艺术作品不视为淫秽物品。

🌸山花【月光moonlight】

*ooc超强警报
*垃圾文笔!请熬到白医生出场!
*垃圾情节!
*其实这么激烈我明明该写车的但我不会写
*be!be!be!
*两个人都是变态
*我他娘的分不清攻受
*变态魏护士x恶魔白医生

【Moonlight is in vain.】

【月光是虚无缥缈的。】

1

宁静。

魏护士睁开了眼,但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不过透着些微弱又细碎的光点。魏护士发现自己的意识朦胧且涣散,被反剪在身后的双手稍微动了一下,圈着自己手腕的是一双冰冷的环。

意识似乎随着手铐透骨的寒而清醒了些。魏护士开始感受到眼睛周围柔软的布料触感。视觉被封闭,现在只剩下嗅觉,触觉,听觉,味觉。

嗅觉开始发挥起作用。空气中残存着些永远洗不去的消毒药水味是医院独有的一个象征。 看来自己还在医院里,那就好。

自己周身肌肉乏力,对方用的应该是普通的麻醉剂。

魏护士思考时不自觉地歪了歪头。

那对方就是医院里头的人了。

手铐撞击椅子的时候忽然生出了回音。这里的空间听上去应该颇大,魏护士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听觉。病房,办公室,手术室,停尸间……应该不是停尸间,这两天停尸间的人比较多,对方计划周全,不至于蠢到把自己放在那里。那就是手术室了。

是几号手术室呢?

魏护士发现自己的手能摸到椅子边缘,椅脚上刻的是MZ110911802。

MG医院是一所私立医院,每一件东西都给打上了编号。这一张椅子,应该是四号室的。

四号室……张医生,甄医生,白医生……猜不到。

张医生应该没有发现自己安了监控,自己每天还是能看到张医生自以为圆满的键盘侠表演。

甄医生一个将死之人,和自己无怨无仇,不至于那么冒险。

白医生的话……

魏护士整理到一半的思绪被手术门的滑动声打得稀碎。远处躁动的声潮一下子涌进了耳蜗里,吵杂的,零散的病房画面,混合着稀奇古怪的杂音横扫过脑海里所有记忆。眼前微弱的光点变得明亮,又转瞬即逝。魏护士听见了房门被再次关上,晃神间,一切只是错觉。

但魏护士确切地听见了,有人朝自己走来。

“你去自首,我就放了你。”

魏护士没有在意对方说的是什么,用的是哪款牌子的变声器。魏护士脸上只有隐约灯光映出来的,因兴奋而刷上的红晕。

“不要装了,小白,我知道是你。”

白月光举着变声器的手僵住了,很快地又垂了下来。脚步声渐行渐远,魏护士挣扎着想要挣脱手铐,却徒然无功。

白月光把手术室的灯多关了些,只剩下魏护士头顶那盏,接着又回到了魏护士的面前。冰凉且尖锐的针头沁出凉意,脖子某寸皮肤感到清凉,魏护士颤抖了一下,白月光压低了嗓子出言警告:“别乱动,自己主动扎针头上我是不会管的。”

被蒙蔽着双眼的魏护士在布条下掩盖着一层又一层的想法,乖乖地定着不动,嘴角却是调皮地往上翘。

“小白,是雪松木味。果然很适合你。”

白月光一愣,随即反应到这是在说衣领上的古龙水气味,瞬间走了走神,回过神来的时候马上握紧了手中的针管。

“跟你无关,这是郝鞋给我买的。”

“小白。”魏护士笑得像夜里的罂粟。“你是个好孩子,不擅长撒谎。”

“我没有。”

“但是你有。我是在她家里看到的,梳妆台上的另一款香味。”魏护士得意地扬起头:“郝鞋是个乖乖女,她只会给你买。”

“你够了!”白月光扶稳了右手,眼睛里布满了通红的血丝:“你这样根本就是承认了,是你杀的郝鞋。只有凶手才会知道郝鞋桌子上放的什么牌子,什么味道的古龙水。只有凶手知道哪里放了古龙水。”

“小白,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魏护士真的像个孩子一样,微微地撅着嘴,委屈又惹人怜:“小白,其实你应该要面对自己的内心。你选了哪一款,不就证明了你喜欢谁吗?”

“我没有!”

白月光嘶吼着,几乎是无礼地嘶吼,根本完全不像是那个白家家族第五代的,在别人面前端庄得体温文儒雅的嫡子。

“是你。是你杀了她,不是我。我也,没有,喜欢你。”

“但你选了我。”

魏护士扬起可爱天真的灿烂笑容:“你,白月光,选择了我。不是别人,不是郝鞋,是我。”

白月光听到了这里忽然冷静下来,体内某些躁动的因子跳跃着,叫嚣着要占领着这幅躯体。他在手术室里点了一根烟,尼古丁和焦油流入了二人的胸膛里,形成了一团似是而非的薄雾。

“你的理据是什么?”

“不需要理据。”魏护士的眼神似乎能从布条后头跑出来,穿过层层烟雾直视白月光的内心。“但你要是想听听我也能说。”

“你说说看。”

“那一次,我其实没有喝醉。”

白月光攸然睁大了半合着的眼睛,扭头看向了魏护士,对方脸上得意的笑容刺得他眼睛生疼。

“我很清醒,因为是我在酒里下的药,所以我没喝那一瓶酒。”魏护士沉着脸的时候还算有几分严肃,但梨涡把他的心思表露无遗:“是我亲耳听见的,是你搂着我在我耳边一个字一个字说的。你说,你不喜欢她,你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不让你爷爷丢脸。”

最后一句,魏护士的语气带了点愉悦:“是你说的,你想让她死,让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魏护士看不见白月光的神情,但白月光给了他答案。

白月光轻柔地弹了弹烟灰:“我没有。”

“你当时说的是,郝鞋这个人啊,大小姐脾气,偏偏在外人面前装得乖巧,所以特别有欺骗性,你还说……”

“我没说过这样的鬼话!”

内心演练过一遍又一遍的话语此时从魏护士的嘴中吐出来,白月光夹烟的手有些微不可见的颤抖。白月光蹙着眉,摁熄了烟:“你要是再胡说,我就不跟你浪费时间了。”

魏护士这个人有太多自己看不清的东西。白月光的内心随着针尖的摆动而摇晃。

这个人太难控制。

“说起来我还有点失望。”

魏护士冷不丁冒出来一声叹息。

“失望什么。”

“对你啊小白。”魏护士低着头:“我对你的态度有点失望了。”

“对你冷漠不是很正常吗。”

“不是对我的态度,是纯粹的态度。”魏护士像是说书般低喃:“你在我面前为什么要装成很激动的样子?”

“被杀的是我的未婚妻。我冷静的话还是人吗?”

魏护士听到人字诡异地牵扯出笑容。

“白月光不是懦夫。白月光是一个生来没有感情的人,或者只是个像人的魔鬼。区区一个披着不太好看的人皮的雌性,白月光是不会忍耐对她的厌恶的。”

白月光不置可否地笑着,走到了魏护士面前坐下。

“你就这么有自信,觉得自己很了解我?”

“因为你曾经想要控制我。”

话已至此,应当算是撕破脸皮。但白月光不气不恼,只是拿着针筒在手里转了一圈。

“哦?”

“因为你也没喝那瓶酒。”魏护士摊了摊手。

“在我下药之前你就把药倒进酒里了。但你很聪明,我下药的时候,你就躲在厕所门后。你就这么看着我,一点,又一点,把粉末倒得一粒不剩。”

“嗯。”白月光扭头打量他一番:“为什么松了手铐不摘眼罩?”

“以示忠诚。”

魏护士甚至还做了个手捂左肩,微微鞠躬的动作。白月光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继而腾出一只手在魏护士身上翻找。

“摸摸索索的干嘛呢?”

“要是你待会儿忽然给我来一刀子就不太好了吧。”

白月光一边应答一边把人浑身上下都摸了遍,魏护士一动不动,正想着白月光要干什么的时候,对方便跨坐在自己腿上。

白月光看着魏护士脸上的错愕生出了快感。他咽下了笑声,仍旧把针头抵在了魏护士的颈侧。

“觉得怎样?”

“你先给一个合理的原因。”

“原因……”白月光偷偷把针筒放到一旁,俯身搂住了魏护士,贴近他的耳朵说话。

“我先给你一点甜头,然后把你吃干抹净最后走人,你觉得这个解释怎么样?”

魏护士被逗得笑了,伸出手捧住了白月光的脸,指尖摩挲着细嫩的肌肤。

“很满意。”

白月光没有多加言语,开始用指尖描绘着魏护士的嘴唇轮廓。魏护士因痕痒而弯起了嘴角。魏猛地抓住了白的手腕,白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挣不开魏护士灼热的手心。

“白。”

“又不满意了?”

“没有。”魏护士抓紧了白月光的手,将白月光扯向自己。白月光抓住了椅子的边缘才堪堪坐稳:“干嘛呢你!”

魏护士不急不恼,他朝着白月光的耳边说话,喷洒出来的气息使白月光感到一股痒意。除了耳朵痒,大概还有心痒。

“小白,我想问你点事儿。”

“说。”

“既然上次我们都没喝那瓶酒,那么做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白月光听完后没说话,只是坐直了身子。魏护士一阵心慌,伸出了手向前捞,又定住了动作,乖乖地把手收了回去。

白月光只是找了个好点的角度方便自己躺在魏护士身上,这个位置正好躺在对方的胸膛上,能数数魏护士的心跳正不正常。白月光躺下后还不忘把魏护士的手拉回来,搭着自己的肩膀。

“你不是说你很了解我吗,怎么还要问。”

“我想听你的答案。”

“我的答案,重要吗?”

“对我而言,我想听听。”

魏护士摸索着捉住了白月光的手,生怕他又逃跑似的,另一只手也搭在对方身上,一下一下地拍着对方的肩膀,像安抚婴儿一样。

白月光似乎想了很久,最终摇了摇头。“我忘了。”

“真的忘了吗?还是你不想说而已?就算是厌恶也可以说出来,反正我不介意。”

白月光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最后还是选择跨坐回刚刚的位子上。白月光看着白灯光底下魏护士柔和又紧张的脸庞,心情愉悦地挑起了对方的下巴。

“结果你还是受我控制了。”

“我清楚,但我心甘情愿。我只是想要答案。”

“那我告诉你,没有厌恶。”白月光掐了一把魏护士的脸:“我才不会那么贱,谁会傻到一边恨着一边做,有病吗?”

“不是厌恶就可以了。”

“但具体怎样我真的不记得了。”白月光又一次伏低身子,说话时语气轻柔。“不过你要是想知道,我们可以再来一遍。”

魏护士的神色似乎更紧张了,肢体语言也一并出卖了他。

“不用那么害怕,这里只是前戏上演的地方。”

白月光伸手从椅子后头拿回了手铐,打量了一下,便把自己的手铐在了椅子扶手上。魏护士听到声音,试探性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发现自己活动毫无障碍时一阵讶异:“你就这么放心我吗?”

“钥匙在我身上,有什么好怕的。”

白月光空着的一只手抚摸着魏护士的脸,企图让他放松下来。但在魏护士仍未准备好之际,白月光直直地吻了下去。

一开始只是温柔的贴合,但白月光自然不是个雏儿,而是个老鹰。很快地,魏护士便适应了白月光的试探,甚至更为大胆地主动出击,柔软的舌尖互相纠缠,各自尝出了甘甜的味道,魏护士忽然联想起亚当和夏娃的禁果。

到了后来白月光假意抽离,却在魏护士松懈时追上了猛烈一击,最后在魏护士窒息前放过了他。两个人都喘着粗气,但这无碍白月光临末还能在魏护士的嘴角上亲一口。

“怎么样?前戏够不够?还想上演正戏吗?”

魏护士没有回答,他静默一阵,任由沸腾的血液随着心脏的疯狂跳动而肆意流淌,任由肺部不断压缩又扩张地吸收着白月光的气息,任由自己的心直直地往下坠。

魏护士喘息着开口。

“再来一次吧,让正剧顺利上演。”


2

魏护士摘下了眼罩,他环顾着手术室的四周,才恍然大悟地发现刚刚的画面都只是回忆。

这里没有手铐,没有烟头,没有白月光。

魏护士出了手术室后找人代了班,打了声招呼便坐着电梯降到了地下一层。太平间就在那儿,本来这种地方不该那么多人,但最近太平间死人多,他们的亲戚好友也多,立马把这里塞得水泄不通。

“小魏,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是可惜了,这么多条鲜活的生命呀。”

“是呀,也不知道谁那么变态杀那么多人。”

魏护士和张医生随意聊着天,眼神不经意地瞟向一个个铁柜。

小白,我完成了你的使命了,你应该很满意吧?


3

魏护士这天请了假,外头天气湿答答的,有着异样的黏糊。天空的确撒起了雨粉,顺带着把魏护士一身黑西装打湿。

今天魏护士去参加葬礼。他到达了殡仪馆,里头日光灯管把室内映得惨白。

死者人缘好,殡仪馆挤得水泄不通,自己得特地等到最后一天来这里,才能避开人潮。

家属和自己对视一眼,微微点头,眼里有些窃喜翻涌着,淹没了肉眼可见的虚假伤感,低下头的瞬间似乎能看见一个弯起的嘴角。

魏护士依照着规矩乖乖鞠躬。今天的魏护士特意挑了套最好看的黑色西服,自己一直没舍得穿,倒是今天这些日子派得上用场了。

魏护士抬起头,盯着放大的黑白照。

“小白,我来了。迟了点你不要介意。”

白月光的家属挑了张好看的照片。应该说人好看,顺带着照片也好看了起来。

魏护士听着仍旧纷扰的嘈杂声,压得很低,但还是清晰地飘进了自己耳里。白月光死于谋杀,但是凶手似乎完成了一套超完美犯罪,警察问到天南地北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魏护士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家属开始感到奇怪了,人们也骚动起来。魏护士闭上了双眼,把手伸进了衣服口袋里,暗自定下决心,朝着棺材走去。

在众人的惊呼之中,魏护士从口袋中拿出针筒,刺向了自己心脏。

魏护士倒在棺材前,在最后一丝意识消失之前回想起最后一次看见的白月光。


4

“怎么样?前戏够不够?还想上演正戏吗?”

魏护士没有回答,他静默一阵,任由沸腾的血液随着心脏的疯狂跳动而肆意流淌,任由肺部不断压缩又扩张地吸收着白月光的气息,任由自己的心直直地往下坠。

魏护士喘息着开口。

“再来一次吧,让正剧顺利上演。”

魏护士主动出击了。他不由分说,摁着白月光的后脑勺便贴了上去,从贴合和纠缠转化成剧烈的撕咬,铁锈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

但此时白月光似乎尝到了一些异常的,像是来自于泪水的咸味。可他还没来得及研究,淬了毒的针头便已扎进了自己的心脏。

“你……”

魏护士脸上有着决绝的伤痛,他扎完后把针筒塞回了白月光的手中,独自和白月光完成了最后一次的吻别。

从一开始,自己杀了郝鞋的那一刻,或者该说更早的时候,也许是那次做的时候,也可能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开端。

自己这辈子,只能沉沦在白月光的股掌之间。

自己心甘情愿被控制,犯了贱一样地,像个乞丐乞求上帝的怜悯一样,乞求着白月光能施舍一些目光给自己。

但白月光始终是白月光,一个没有爱的人是生不出爱情的种子的。同时魏也了解,自己既然摊了牌,那就只能等待死亡。白月光对于自己掌控不了的事情,除了厌恶,就只有亲手毁灭。

小白,我甘愿沦为你的奴隶。所以我决定了,要在你对我最能算为爱情的那一霎,亲手毁灭了你。

我剩余的人生,以至后世,都是属于你的。

我甘愿被你的爱囚禁。

无论是你给的爱,还是我对你的爱而不得。

魏护士拥着白月光,在香烟和雪松木香气的混合下沉沉睡去。


6

沉沉睡去。



END。

💙大薛-【108封书信来往】预告&介绍

我给你写了一百零八封信,
你给我回了一百零八封信。

我们始终没有见过面,
但我认识你,了解你,清楚你,看透了你。

直到后来我们依然没有依赖那小小的一块屏幕,
我们还是爱透了对方的文字,
一笔一画都载着感情。

我看着你结婚,
你看着我生子。

一切都很好,很好。

但我的心里始终有一块儿我不想面对的角落。

那里告诉我。
不好。



【108封书信来往】
-书信格式
-时间线混乱
-没啥营养瞎几把写
-拖更晚期
【注意:高考前我只会看心情更】
【有关更文资讯请看我首页置顶】

【108封书信来往】
【第一封】

挖个天坑。
老样子只拖不弃
另一个贴做介绍

开始写虐文吧。
垃圾虐文。
大薛的
笔友的故事

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占tag抱歉一下
但是噢!
所长和美琴妈妈演夫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所长就是美琴的半个父亲吗
美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