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一个从不正经的咸鱼写手

❤️汤薰
🧡堂澄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山花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日常累惨
但他们真的好甜
能补满能量

乱写一下

“分开有那么疼吗?”
“那可是分字呐,八把刀插心尖上,能不疼吗?”

占tag抱歉!
要是有买了本子的人看了我这篇的话!
希望能给我来点文评!
啥写的不好就使劲骂!我接着!
虽然我知道机会渺茫但还是希望有人能看见!
谢谢!

很好。
我居然还能偏心bygg。
居老师太仙了只能供着捧着🤤

记一个镇魂梗

可能画可能写

镇魂性转

新晋女子组合:
【蔚蓝】【B·L·U·E】
姐姐:沈薇
妹妹:赵芸蓝


新晋女子组合:
姐姐:楚淑姿
妹妹:郭昶橙


新晋男子组合
【魑魅】【S&G】
哥哥:祝洪
弟弟:汪峥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我觉得我弄的图可以开一个系列了。
还会有的。
永无枯水期。
让大家歇会儿吧大家都有点累了诶?

噢看来故事已经很完整了
孩子梗也解释清楚了🙈

受不了装腔作势·花的剥龙虾和翻白眼·山

黑色双皮奶无误哈哈哈
粗糙的p图希望别介意

原图:拜托了冰箱4 第7期
夏至未至 第39集

🌸山花- 【幼儿园的勋勋与白白】

无脑甜文
也许ooc了
幼儿园的小甜豆

多对cp预警!
双北 大薛 糊涂 蓉王 晨鸥 昊磊……

补一句6.1儿童节快乐!

 @奶柚   500粉贺文在此



0
一只软乎乎的小手抓住了鸥老师的裙摆。
“老师我们这次活动是什么呀老师?”
“这次呀?”鸥老师摸了摸勋勋的头,蹲下来说道。
“我们这次演话剧呢。”


1
“白白!”

勋勋连奔带滚地跑进了小花班,几乎是用摔的趴在地面上跟白白挥了挥手。

“你就不能悠着点吗?”白白合上了图画本后朝着勋勋伸出了手。“什么话剧?”

勋勋抓住小桌子的边缘以及白白的小手慢慢站了起来。“谢谢白白。对!话剧!鸥老师说演话剧!”

白白坐回自己的小椅子,托着头问:“那我们要演什么?”

勋勋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久到白白以为他要变成画本里的那尊狗狗石像。

“哦!对!演童话故事!”


2
芒果幼儿园的礼堂有着一个大大的舞台,但来自太阳班小花班以及小草班的孩子们,再加上小学部的学生们,舞台颇有点不堪重负的感觉。

“孩子们都快来这边!”鸥老师活像个指挥交通的警察:“排好队才有小红花!”

孩子闻言立马温顺地分成了一列列,昂首挺胸地等着老师们的夸奖。鸥老师和晨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各人拿着一个抽奖箱,让孩子们从中抽取小纸片。

“记住,你们抽到什么就要演什么哦!到了表演那天你们的爸爸妈妈也会来,所以大家要努力一点啊!”鸥老师说完后看着孩子们挺雀跃的反应,戳了戳一旁的晨老师。晨老师疑惑地嗯了一声,直至看见鸥老师快要喷涌而出的怒火才想起轮到自己说话。

“各位小朋友!最重要的是!记得穿我们准备的衣服!”此时一旁小学部的三年级生撒撒发言:“啥衣服?”

晨老师被轻微地吓了一跳,继而慨叹自己对于那两位小学生莫名其妙的畏惧,但还是立马回答了问题。“就是如果你们抽中小猫,就要把我们发的猫耳朵戴在头上,还有穿我们提供的猫咪造型的衣服,懂了吗?”

“不就是戏服嘛直接说不就得了?”撒撒把手上的纸片来回反复地看,脸色一沉:“为什么我是小矮人。”

“没事我还是种碗豆的呢。”炅炅拍了拍撒撒的肩膀。此时一旁小花班的嘎嘎好奇地一路小跑过来问撒撒:“什么是戏服?”

撒撒愣了一下,炅炅见状代替他回答:“戏服其实就是……”“鸥,你说,这俩孩子是不是来跟我们抢活的。”晨老师扶额,鸥老师笑着轻推了他一下:“先干正事,替孩子们分组吧。”

“白白,你演什么啊?”勋勋探头看白白的纸条:“诶,你演公主吗?”

白白脸色不善,嘴角向下撇:“我不想演公主。”

“那我跟你换啊!”勋勋探头探脑地张望,把手里的纸条和白白飞速地交换:“给你!”

“那你演的什么?”白白翻着纸条,勋勋搔了搔头发:“我也不知道。”

“……骑士?”白白怔愣:“我俩演的什么东西?”

勋勋更糊涂了,只能原地挥着小手大喊一声:“谁演的王子啊———”

“我我我。”一天长得高,一路扯着熊熊小跑过来:“你们知道谁演的公主吗?”

勋勋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我。”

【三脸面如死灰.jpg】

熊熊摇晃着坐在地上颓靡不振的一天:“醒醒啊————”

勋勋不解,扭头看向白白:“他怎么啦?”

白白扶额:“可能是王位太重压着了。”



3

话剧排练的日子来得也飞快,白白正在镜子前欣赏自己的造型,便从镜子的一角瞥见一大片的蓝色丝绸。白白扭头一看,觉得自己明白了一天眼底里的绝望在哪里来。

勋勋一脸雀跃地转动着裙子:“好看吗好看吗?”

“……好看。”白白定睛努力地只看勋勋的脸:“挺好看的。”

“真的吗?”勋勋雀跃地提着裙子奔向舞台:“一天—————”

话剧持续进行着排练,勋勋拉着一天的手在舞台中间转圈。白骑士和熊骑士站在角落处对一天投来的求救视线报以同情及视若无睹。

不仅是白白和小熊,一旁的何杰克与撒矮人,鬼红帽与炎灰狼,蓉小喵和嘎小汪,昊大树和磊大石,大白马和薛松鼠均露出了目送烈士的神色。

【一天觉得不行.gif】

完结了这次排练后,一天让白白去陪勋勋上厕所,目送他们出了礼堂后连忙扯着熊熊和旁边一大圈的小伙伴围成了大圈圈。

一天几乎是跪着说话的。他看着一大圈同情的目光,面带一个僵硬的微笑:“大家是不是觉得我挺可怜呢?”

大家均以一个飞速点头来证明了自己的眼光以及同情心。但女孩子毕竟还是比较善良的,首当其冲的还是蓉蓉和鬼鬼:“我们其实可以替勋勋打扮一下的。”

一天目瞪口呆,回过神来时连忙补充:“我主要不想泡自己兄弟,各位能不能帮帮忙,我们来改一下故事嘛!让其他人和公主在一起不就行了吗?”

此时的小伙伴不动声色地扯着身旁的人,这次还是蓉蓉和鬼鬼先说话:“不要妄想动我的男朋友!”

“那你们几个呢?”一天把目光投向其余几人,昊大树摊了摊手:“你看,我和磊磊都是路边的,脚都没有怎么谈恋爱?”

撒撒则是挨着炅炅发言的:“你见过公主和小矮人还有农夫谈恋爱的吗?”

大白马也应和:“你见过公主和白马还有松鼠谈恋爱的吗?公主大概傻了才会看不见白马王子而选择了白马。”

一天更加绝望,小脑袋飞速地运转起来。“白马王子……白马……白白!我们找白白帮忙!”

这次的提议一出,全体小朋友热烈附和。

大白马鼓掌:“就他俩了!他们本来就住得近呐,感情本来就特好!”

鬼红帽也鼓掌:“上次他俩还一起抢我家吃的。”

嘎嘎也开了口:“我每次去勋勋家找勋勋,白白肯定在那!”

磊磊也发言了:“就是,上次玩游戏捉迷藏,他们还一起欺负我!”

炅炅提了疑问:“他有没有嫌弃白白的造型啊?”

熊熊最有发言权,举着手急忙回答:“全程皱着眉看的!不过我在后面听见了,勋勋问他好不好看,他说了好看的!”

全体人员倒吸一口气:“嘶—————”

撒撒干脆地来了个总结:“我们不如直接把内容改了,先别告诉白白,然后演的那天推着他出去不就得了?来来来,去后边讨论新剧情!”

台下的晨老师看着整个过程,苦笑着问鸥老师:“你说这样真的好吗?”

鸥老师笑了笑:“哪有什么好坏之分?他们一个个都精着呢!就让他们自由发挥一下喽,出了什么岔子大不了我担着。”

晨老师义正言辞:“不,我来担着!”

鸥老师瞥了他一眼:“行,那你担吧。”

“你就不打算……”“想反悔啊?”鸥老师双手环胸侧身看他,晨老师连忙摇头:“我担着我担着。那么总给点小奖励嘛……”

鸥老师不耐烦的一把抓住肩膀将他拉向自己,利落地在他脸颊处落下一个吻。

“够了吗?”

“够了够了……”

门口处的勋勋和白白目睹两人离开后才从门后探出头来。白白看了看空荡荡的舞台,扯着勋勋的小手转身:“走吧,回家算了。”

“喔。”勋勋一手牵着白白,一手提着小裙子小心翼翼地走着,忽然扭头问白白:“鸥老师是在亲晨老师吗?”

白白认真地点了点头:“嗯。看路!”

“嗯。”勋勋跨过一块小石子:“那么是喜欢谁都能亲吗?”

白白急吼了一声:“不能!”勋勋被吓得停了下来,白白也被自己吓得一愣,小声地补充:“不是谁都能亲的知道吗?”

“嗯。”勋勋认真地点头,他觉得白白生气一定是因为自己犯错了,开始举例发问。“那么我能亲撒哥哥跟何哥哥吗?”

“不能。”
“昊然和磊磊呢?”
“不能。”
“那大大、谦谦还有嘎嘎呢?”
“也不能。”
“那么一天和小熊呢?”
“不能。”
“那么白白呢?”
“不……谁?”

“你啊。”勋勋刚踢开了一颗小石子便感受到白白停了下来,抬起头补充了一句。“那么我可以亲白白吗?”

白白没有回答,牵着勋勋继续往前走。“那么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
“有多喜欢?”

勋勋松开了白白的手,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圆圈。

“大概这么多。可能还要再多一点。”

“嗯。”白白继续牵着勋勋的手往前走。“可以。”

“可以什么?”勋勋看见白白发红的耳尖,只见白白小声说:“可以……亲。”

“太好了!”勋勋提着小裙子想要转圈圈,白白却抓紧了他的手:“我说你看路行不行?啊?”

“好好好,我看路。”勋勋和白白继续踏上回家的路。

“白白。”
“嗯?”
“你是不是发烧啊?”
“为什么这样问?”
“你脸好红。”
“哪有……”
“分明就有……”
“没有……”


4

话剧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下很快就来到了公演的那一天。

随着布幕被拉开,潘老师开始念起了旁白。

【在很久很久以前,芒果国有着一个小小的村落以及巨大的城堡。】

舞台分成了两侧,一侧是小村庄,一侧是有铁门的皇宫。

【小公主虽然是公主,但活得一点也不快乐。她被恶毒的后母困在了房间里。直到有一天……】

勋公主撅着嘴看向洋溢着欢乐的村庄,忧愁地趴在窗口抽泣。一旁的白骑士与熊骑士看守着铁门,不允许公主进出城堡。

就在此时,一天站在大白马的推车上持着利剑飞快地刺伤了两个骑士,把公主拯救了出来。小王子一天与小公主勋勋想要逃到村庄里,不曾想过跑到了悬崖处。

正当小公主发愁时,一根豌豆自悬崖边缘处攀上来。小王子不慌不忙,带着小公主顺着豌豆滑了下去,滑到了森林的边缘处。

小王子一天向炅杰克道了谢,杰克微鞠着身子:“为王子效劳是我的荣幸。”

一旁的撒矮人也开了口:“两位,我是这个村子里的小矮人。若是不嫌弃的话,请到我家做客。”

勋公主扯着一天绕着比一天还要高一个头的撒矮人绕了半个圈,问了一句:“你说你是……”

“小矮人。”

“好吧。”勋勋抬着头叹了口气:“那就请这位小矮人带路吧。”

【小王子和小公主幸福快乐地过了一段日子,没想到……】

“救命啊救命啊!”

勋公主听到了外头的呼喊,连忙让小王子去拯救对方。一天小王子拿着利剑冲到外头,没想到却被炎灰狼抓了起来。

鬼红帽咽了口唾沫顺了顺嗓子,挽住了炎灰狼的手:“我们走吧!回家喽~”

勋公主趴在窗口看着这一切,自然是愤怒极了,但又不敢这么冲出去,只能想方法看看怎么把小王子救回来。

此时的潘老师正要翻页,没想到衣摆被人拽住衣摆,小王子一天正努力地递上一叠纸,小声嚷着:“老师,念这个!”

潘老师翻了翻,觉得好笑又好玩,还在犹豫的时候一天又喊了一句:“快点老师,我们没时间了!”

“好好好。”潘老师咳几声理清了声线。

【小公主在白马和松鼠的帮助下一路找到了灰狼的房子】

勋公主坐在了大白马的小推车上,由一旁的薛松鼠带路,找到了炎灰狼的住处。

“我去偷钥匙!”薛松鼠翻进了屋子里,拿到了一串钥匙,递给了勋公主。勋公主拿着剑,小心翼翼地开了房门,却不曾想过小王子一天和鬼红帽还有炎灰狼在涮火锅。

【勋公主目瞪口呆.jpg】

此时的潘老师知道这孩子被整了,但开了头就得把它续下去,连忙念了下一句旁白。

【公主没有想过,王子是贪图她的钱才找到了她想骗取她的信任】

小王子一天适时地举着剑指向公主:“哼,没想到被你发现了!灰狼,帮忙一起把她抓起来,我们向她父王要钱!”

勋公主更慌乱了,扑腾着小手:“不是不是,你你你……”

炎灰狼和鬼红帽放下了碗筷,朝她步来:“好!”

【就在此时,一路寻来的骑士终于找到了公主,并在最后一刻的紧要关头,伸出了援手】

白白在后台搞不清状况,便被小熊一把推了出去,甚至还小声地跟他说:“靠你了!保护他!!!”

“啊?”白骑士手足无措地站在了聚光灯下,依然非常糊涂。但看见了勋公主正被三人步步逼近,白骑士连忙跑到了跟前,把手里的剑指向他们。

“白白救我!”勋公主急得快要哭了,躲到了白骑士的身后,白骑士低声回答:“嗯!”

白骑士把剑对着他们,在空气中作势轻划了一刀,没想到三人马上倒下了地上,捂着伤口落荒而逃:“算你走运!”

【白骑士:???】

【公主发现真正深爱自己的原来是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骑士,便和骑士留在了村庄里,过上了与世无争,幸福快乐的生活】

台下的掌声如雷,鸥老师和晨老师也笑了,看着出来鞠躬的孩子们,送上了阵阵掌声。

勋公主终于发现话剧已经到了尾声,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啊,对了!”

“什么对了?”

白白此时扭头发问,正好碰上了勋公主想要亲在他脸上的唇。台下的掌声更盛了,甚至还有几声尖叫。台上的两人都因小嘴和小嘴的触碰而吓了一跳,急忙转了回来,牵手向台下鞠躬。

此时鸥老师站到了台侧,数着数:“三,二,一!”

一大群的小朋友手拉着手,朝着台下欢快地大喊。

“儿童节快乐!”


end。

小番外:

表演结束后,后台。

白白和勋勋沉着脸看向装作若无其事的小伙伴们,白白先开了口:“解释。”

除了一天和小熊外,大家默契地退了两步。

小熊怒了:“你们!你们都有份的!”

一天也怒了:“就是就是。你们几个,你!你!还有你!都有份的!”

“我哪有?!”
“分明就有!”
“……”

勋勋和白白看着吵成一大片的小伙伴们,低声叹息摇头都齐了。白白牵起了勋勋的手,拉着勋勋往大门走去。

勋勋扯着裙子问白白:“去哪?”

白白头也不回地答道:“回家。”

过了一会,一天终于想起向当事人解释,扭头急忙说:“白白啊我……人呢?”

撒撒终于开了口:“早跑啦!”

众人一惊:“什么时候跑的?”

“没多久,拉着手回家去了。”

“啊?”

众人集体翻了个白眼:“看来我们其实没有弄错。”

在路上,白白一直一言不发,勋勋有点害怕,又有点疑惑:“白白你生气啦?”

“没有!”白白松开了勋勋的手停了下来。

“还说没有?”勋勋跑到了白白的前面:“怎么啦!”

“我问你,你本来是不是要亲王子!”

“剧本写了,但我没有!”勋勋弄懂了白白生气的来源,开始轮到他生气了:“我没有要亲他!”

白白朝勋勋吼道:“那你怎么亲我!”

勋勋提着裙子吼道:“因为你说可以亲的!”

“啊?”白白懵了,勋勋更委屈了:“我本来没打算亲的!是白白说的,我可以亲白白的!你是不是讨厌我……哇————”

勋勋的一番解释加上啕嚎大哭,使白白开始内疚,急得连忙安慰勋勋:“我没有我没有!我错了我错了!你不丑!特别好看!!!真的!”

勋勋的哭声在零点一秒后停了下来:“真的?”

“嗯!”白白认真地大力点头:“特别好看!”

“我不信!你骗我!”勋勋继续哭起来,白白更慌乱了:“我真的没有骗你!你不信的话我、我……”

勋勋又一次止住了眼泪:“你就怎么样?”

“我……”白白涨红了脸,飞快地在勋勋的唇上亲了一口:“你信了吧?”

勋勋的脸慢慢地从水蜜桃红成了大苹果,缓缓地点了点头:“嗯,我现在相信你。”

“那我们走吧。”白白牵着勋勋的手,继续踏上回家的路。

“不对!”
“什么不对?”
“你不是说不能乱亲吗?”
“然后呢?”
“那你怎么亲我!”
“傻子!我又没有乱亲!”
“啊没有乱亲吗?”
“……”
“啊白白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没有!”
“明明就是!不然的话你就是乱亲!”
“我没有乱亲!”
“白白你就是喜欢我!太好啦!我也喜欢白……白白你别跑啊白白!!!”


Real End。

(感慨:被ins糖一次又一次地炸成了烟花。)
(老娘摔笔了还不行吗?!)

(我需要评论!)

(以安慰我受伤的心!)

感想(剧透慎入)(废文慎入)

《当祈祷落幕时》

【听我的话,幸福的活下去。守望你的成长和成功是我这一生全部的意义,而你越成长越成功,就越是对我命运的诅咒】

毫无疑问地这是一场悲剧。

也许远不止是悲剧。

这次的电影里显然着重于亲情。属于浅居博美两父女的,属于加贺恭一郎两母子的。

整部影片描述的是父女间因不应出现的债务而四处逃亡从而引起的一连串故事。逃亡期间,女孩到了最后关头还是守住了自己的尊严。有人可能认为那名男子死得无辜,他并非强行把女孩带到车上的,仅是以金钱作为诱饵。可男子在那一刻仅是因为女孩的某个举动,而把女孩拉上了车。自卫杀人,那人的行为也使他变得死不足惜。

父女在隧道里的分别毫无疑问地是感人的。本人兴许一时眼浅,但属实难以不动容。以牺牲去成全,这名父亲无疑是个伟人,用罪人构成的伟人。不仅仅是那时那名想要逼迫他女儿的男人,随后能危及女儿的,所有,都清除的一干二净。

包括他自己。

重生的机会活于他人的身份之下,痛苦,但也能充当是一种希望。但变换的却只有名字,那四个字的来回变换都改变不了一个男人对女儿的爱。

整个剧情拿出来讲也许老套。妻子和奸夫卷跑所有的钱,在债务下与女儿逃亡,意外杀了人然后用他人身份活着,女儿成功后为了保护女儿,把所有障碍铲除得一干二净,最后在女儿的协助下自杀。

也许有点老套,也许有点意想不到。但大荧幕配以音乐和演员的魅力下,那是无比震撼的。

再说说加贺恭一郎。母亲抑郁,离家出走后认识了别人,心脏病发而死去。这次看上去特别的平淡,但震撼的同样在于母爱。

母亲离开出走,为的是保护好自己最珍爱的儿子。

儿子对母亲的爱也是厚重的。为了找到母亲后来的归宿调职留在日本桥16年,在上千张照片中寻找线索,甚至于对父亲的死亡都因母亲而变得无动于衷。

整部片子下来,父爱的冲击最为强大,以至于袖子湿了一大片。

我的文笔功夫不到家,不能展现出那种力量。

有机会的话,去看看吧。

不会后悔的。




下个月考试 接下来尽力而为了。

所以
是有人替我买粉的吗

终于来了
一天掉一个粉的时刻
这样也好
起码心里踏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