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一个从不正经的咸鱼写手

❤️汤薰
🧡堂澄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山花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觉得合照很像贴纸照
手痒p了一下

“既然他都没有亲自张嘴叫我在他身上砸钱。”
“那你凭什么如此的理直气壮。”

柳絮的全部。(2018.09.12更新)

20180912 公告:


本人乃高三狗,高考结束前会以学习为重,各个长文暂停更新,短篇我看心情可能瞎几把写一下,但本人在此承诺一下,绝不弃坑。


                                                                       柳絮纷飞时


这里是柳絮纷飞时,n个墙头。要是有你不喜欢的没关系,可以不用告诉我挑自己喜欢的来磕就好。


我的爱好:

日剧:汤薰 堂澄 

日漫:柯哀

内地剧:东凤 k莫 香芋 嫌弃 巍澜 楚郭 云朵(以及以上的一切衍生)

rps/au向:大薛 魏白 双北 蓉嘉 光热 


同人文合集:

日剧:

❤️汤薰【暗记】(长篇)(未完成)

🧡堂澄-【我做噩梦了】

🧡堂澄-【欸?!!】


内地剧:

💛东凤(长篇)(未完成)

💚K莫(短篇合集)

💜香芋(短篇)

🖤嫌弃-《亡》


rps/au:

💙大薛(短篇&图)

🌸魏白 短/长篇合集+沙雕图&小视频


目前就这些。

信悠巨巨: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想象一下。
魏美男和顾南衣比武。
两个疯狂想挑开对方面纱的那个傻样

以前藏起来的图。
字左手写的別介意。
祝你生日快乐呀。
以后就是五岁的孩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昨天刚弄完沙雕同人文生成器就看到了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bjt你这个ins发的真凑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图我弄的沙雕同人下图才是bjt的ins别弄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活过来了。
一丝。

果然进食才能使人快乐。

https://kg2.qq.com/node/play?s=RzX1r2Ru3Zy7xRAK&shareuid=60999881272e358830&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_u245423234_l0_t1534498598__ 

嗓子还是没好
坚持唱完送给你俩
七夕快乐
@奶柚 @完了完了忘了 

以及每一个镇魂女鬼男鬼们
曲终了。
人不散。

💙大薛-七夕

(意义不明

张伟觉得七夕就是个无关要紧的节日。

牵着爱人的手游走在大街挤得跟那沙丁鱼罐头似的,空气里的油腻几乎像是变得可见了一样,粘黏在暴露在外皮肤上,小巷里大概灌不进什么风,灼热的汗顺着颈项胸膛滑落,不知何时就已把衣服都沾湿了大片。

张伟想想就觉得浑身不得劲儿。

薛之谦不明白了,问他为什么非得是小巷这种密不透风的地方。

张伟咬了口汉堡拿着遥控器换了个台,扭头回答他。“去那家大排档不就必须得经过小巷嘛。”

他又咬了口汉堡,胡乱嚼了几口就咽下去了,忽然眼梢就染上了笑。

“你不会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吧?”

“去去去。”

要不是心疼餐具是瓷造的薛之谦真想直接抡起一个碗就砸向他。

不过砸坏了准得心疼。

无论坏的是哪个。

唉。

张伟莫名其妙地叹了声气。其实也算不上所谓的莫名其妙,本来就爱皱着个眉头给人说教,现在碰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那声气不得叹上了天。

“你又怎么啦?”

“没什么。一想到不能跟你去大街上走走还是挺可惜的吧,就越想越亏。”

张伟手里的汉堡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张皱巴巴的包装纸,他顺手把黏在上面的本该属于汉堡里的芝士片的,那个不规则的角捏了下来扔进了嘴里,再顺手把垃圾扔到薛之谦身侧的垃圾桶。他把头搁在了薛之谦的肩头上。

“我可算是亏大了。”

“我还没嫌被人占了便宜呢。”

薛之谦洗着碗不方便掐他,满手的泡沫又不好戳他,本来是可以动脚的,但此时自己被人圈得死死的,就怕腿还没踹到人,不安分的扭动就已经化成某人的邪念了。

于是他强忍着踹死他的心思安安分分地洗碗,殊不知自己忽略了重要的一点。

邪念产生的原因不是因为动作,而是因为人。

“靠,光天化日你想干嘛。”

“诶哟喂您说呢?”

“你走开。”

薛同志翻了个白眼,甩了两下手把手上的水给甩干,想了想又在某个人的上衣上擦了两下,这才一溜烟儿地躲回了房间里。某个人没恼,笑着跟随前者步伐走到了房门前插着兜。“哟,送羊入虎口呢。”

薛之谦压根没打算理会他,翻出了手机划拉几下,又换了套衣服就从某人和房门间的缝隙里钻了出去,坐在鞋柜旁翻出鞋子。

“去哪儿呢?”

“我不是说过了嘛今天要录歌。”

“什么时候的事儿?”

“刚刚啊。”

薛某人摸清他的弱点在哪儿,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就是写满了无辜还有张扬涌出的蔫坏。

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张伟同学开始唉声叹气叫苦连天地皱着眉头,躺在沙发上用眼角余光死命盯着还在穿鞋的薛之谦。后者不慌不忙穿好了鞋飞速地扔下一声掰掰就溜之大吉,大门关上后的余响还没退散,张伟就已经能听见升降机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切。

七夕果然没啥意思。

以前七夕怎么过的呢?

张伟实在是闲得,跑到了厨房翻着冰箱发呆。好像是薛把自己拉出去过的节?张伟又摇了摇头。最近这半年两个人偷偷黏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少了,偶尔见着一次那火还不得烧得噼里啪啦的响,哪儿还记得过了什么节。

张伟盯着啤酒出神,他们不太爱喝,也不太能喝,这瓶好像是朱桢送的。哦对了,上次过节好像稍稍喝过一点,不过也没什么所谓庆不庆祝。再往些的七夕究竟怎么过的张伟是着实记不清了,稍稍清醒过来才把冰箱门关上了,炎炎夏日把客厅的空气都烧得迷糊,昏昏沉沉地在沙发上倒头就睡着了。

直至电话闹得直响,他才勉强撑着起来。

“喂?薛?”

“你别睡了赶紧下楼,再不走那老板该拿锅勺砸我了。”

“喔。”

张伟还是以他最快的速度下楼了,虽然他看到薛之谦的时候觉得想拿东西砸他的不是餐馆的老板而是薛之谦。

“这是去哪儿吃呀?”

“到了你不就知道了嘛。”

今天七夕,晚上这条小道却是出奇地只剩稀疏的三两个行人。晚风终于有次能吹对了方向,小道旁的绿化带被吹得哗哗作响,风势吹得甚至让薛之谦能感受到凉意。但温热的触感开始碰上了自己的手,一扭头就看见张伟笑得极贼,手扣得不是特别紧,但就是牢得密不可分。

过了小巷两人自然就心照不宣地松开手了,像是若无其事地一前一后走着,总算熬着走到大排档的后门,才能避开那些些许不确定的眼神。

“老板,到了到了。”

“诶你们这可算是来了啊,我这菜都快保不住了真的是。”老板话是这么说,但脸上还是乐呵呵的,招呼了几下就钻进了厨房里。

“弥勒大叔今天好像特别开心啊?”

“你什么时候又给他起了个新外号?”

“刚刚啊。”张伟也眨巴着眼睛看他。

薛之谦自然知道他这是在对自己溜之大吉的行为表达不满,干脆不理他直接划拉着手机,压低了嗓子背过身子录语音。张伟也自然没打算吃瘪,照样不理他,也是划拉着手机,但视线还是时不时地飘向那头。

他怎么还有理了他。

张伟越想越不爽,拿个筷子把面前的白饭翻来翻去的,扒拉得几乎要掉到桌子上了,还是照样扒拉。这个时候老板恰巧出来了,本来堆着满脸的笑还想和老主顾寒暄两句,看着氛围把菜放下了就一溜烟的跑没影了,剩下菜肴飘散着的热气和小巷那边送来的一点点晚饭来吹散些许两人特有的倔劲儿。

筷子和瓷碗撞出了脆响,绿茶瓶被拿起又放下,可乐罐传出啪啦一声后又被一个几乎是砸的力度放在了桌子上。于是筷子和碗的声音更响了,绿茶瓶也开始撞在桌子上传出了闷响,可乐罐的声音就更大了,直至盘子上再也没有能夹起来的东西了,那仿佛打仗似得某种吵杂与寂静才得以停了下来。

最后响起的只有一句人声。

“老板,结账。”

后来两个人还是一前一后地走,死沉着一股气,那肉眼看不见的空想实际上正和对方掐着个你死我活,吵了一次架也动了一次手,最后破口大骂着潇洒地走出了家门。

而实际上就是两人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关门的时候响了点,把鞋脱下的时候甩远了些。

薛之谦终于逮着个机会开口。

“我出门这么久你也没打算收拾一下房子?”

张伟默不作声,拿了换洗衣服走进厕所,临关门前还补上一句。

“是呀,你出门确实挺久的。”

厕所门有点卡,无法达成一个潇洒甩门的效果,甚至还得使劲拉上几下才勉强算是关上了。

薛之谦在张伟关门前看到了那个吃瘪的样子,硬生生把笑给忍住了,又变回了那副生气的模样,直至门彻底关上了才闷闷地哼出一声笑,叹了口气还是老实地收拾起杂物。折腾下来一大轮,薛之谦躺在了沙发上,想着还是得装回生气的样子,但疲劳还是侵占了脑子更多的地方,眼皮渐渐地就把最后一点视线也遮了个完整。

水声停了下来,厕所门这次划拉地一下就拉开了。

张伟看着厕所门呆愣了两秒。

靠。

张伟认命地偷偷往客厅瞟了一眼,发现薛之谦已经睡得极沉了,杂物也都全数归位,心脏就跟被捏了一下一样,难受,但别人就是看不出来。

张伟拉了张椅子放轻手脚坐在了沙发旁。

刘海剪得有点碎。

黑眼圈还是那么严重。

刚也没喝酒怎么开始闷一下就脸红了呢。

……

自己还真是……张伟还是要感慨一下爱人的秀色可餐。而且这句话还不能被他听见。

薛之谦的手机提示音微弱的响了一声,把张伟吓得冷汗都快出来了,赶紧从薛之谦的手里捞出了手机,悄悄看了一眼睡得颇沉的某人才放了心。

这大半夜的怎么那么多信息。

锁屏密码到了张伟手里自然就不是密码了,三两下点开后才发现薛之谦刚收到的信息是一段音频,旁边是一行字。

“歌的后制弄好了,你听听效果吧。不过你真的不打算拿去发布吗?”

不公开的歌?

张伟摸索到柜里的耳机,接好后点了播放,薛之谦的声音就开始缓缓流入自己耳里了。跟过去那些低沉至极的情歌有着不同的感觉,张伟在这次的歌里听到了那个薛之谦。

属于他的薛之谦。

一曲终了,张伟又把词翻来覆去地嚼了几遍,那脑海里的零碎片段也凑清楚了,往日一帧帧地在脑海里缓缓流过。

沙发上的人终于醒了,扭头看见张伟手里的手机就知道藏不住了。

“没意思。”

薛之谦气得别开脸。

“本来应该在你生日的时候才给的。我告诉你啊,我可没办法再弄一首给你了啊。”

张伟不说话,把耳机放回原位,手机放在桌子上,看着薛之谦直笑。薛之谦实在被盯得憋不住了。

“神经病啊你。”

张伟还真是哼出一声笑。

“薛。”

“……嗯?”

“七夕快乐。”

“喔。”

薛之谦刚扭过去的头还未有时间藏起欣喜的神色就又被人掰了回去。

毫无准备的侵袭和纠缠总是能让人缓不过气来。

“我靠。”

薛之谦半撑起身子艰难地说了一句。

“就不能让人有点心理准备吗?”

张伟还是一如既往的贼笑。

“现在又不是光天化日。”

“……算你狠。”

谁说七夕没意思的。

张伟笑想。

七夕不还是挺有意思的嘛。



End。

恨。
然后停下来。
然后恨。

放个彩虹屁

此夏,晃神间瞥见二人,立于高山延绵不绝,面向大海波澜翻涌,眼里有着星辰,不时映着彼此。再回神,二人又立于万人当前,一鞠为眼前无数饮泣,二鞠为身侧含泪带笑之人,三鞠为自己三生有幸。再一定神,仿佛已隔良久,拨开眼前浓雾,身影有二,忽而皆回首一笑,朝此轻挥双手,又再背过身去,并肩前行。

(占tag抱歉
(懒得骂编剧了
(留着字数来赞美两位值得钟爱的演员


日常累惨
但他们真的好甜
能补满能量

乱写一下

“分开有那么疼吗?”
“那可是分字呐,八把刀插心尖上,能不疼吗?”

占tag抱歉!
要是有买了本子的人看了我这篇的话!
希望能给我来点文评!
啥写的不好就使劲骂!我接着!
虽然我知道机会渺茫但还是希望有人能看见!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