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大薛-【酒精(下)】
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大薛-《讨厌》

“说实话吧,一开始我很讨厌他,非常讨厌。”他一面漫不经心地说出那句仿佛闲话家常的秘密,一面还在寻找着主持人的头套到底哪里有破绽。

“不会吧?!你们不是......”

“划个重点。我说的是刚开始的时候。”

“其实我越讨厌一个人,我不会去躲他,我会使劲地盯着他,盯到他害怕为止。”

“你问我为什么会讨厌他?”他笑了笑,“因为他活得太累了。”

“人为什么非得活那么累呢?人生是为了生活,而不光是生存。”

“可他的生活是音乐。他想让更多人听见他的声音,所以他用力地表演。”

“所以啊,我一合作,有次我就使劲盯他,那什么,对,四目交投。”

“不过看来书上说的是对的。人与人之间对视不能超过五秒,不然的话,一不小心,也许就爱上了。”

“他的眼睛里一开始有迷茫,又有些释然。还有一丝......演戏的状态。也就是,每个他呈现的动作,都是为了观众而设计的。”

“可是啊,忽然间他就笑了。”

“他笑得很好看,真的。那一瞬间,就是好像有一道光,打进了我的心房。”

“瞬间整个人都晒得暖和了。”

“忽然就喜欢了。喜欢就是喜欢,可能是喜欢在那一层又一层杂质掩盖下,他那颗真实而善良的心吧。

“反正简单点,我爱的就是他。”

“心底里的那个他,再也没别的了。”

“嗯,就只是他。”

—————————————————————
(灵感源自访谈&金曲捞

🖤嫌弃-《亡》


张显宗,你知道吗,人的一生要死三次。

一次是肉身的死。肉身死了,你便没了支撑灵魂的躯体,没法带我去买衣服,没法带我去上阵杀敌,没法带我去看牙医了。

第二次,是灵魂的死。那天,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缕绿色的丝线在空气中一点一点地浮上了天空。我不想走,可你却怕我不走。所以,你的灵魂也没了。

据说人的一生,最后一次的死,是最后一个还记得他的人,也没了灵魂。

我的灵魂,永不会灭。

所以,张显宗,你永远都不会死了。

(缅怀一下嫌弃~

💛 东凤-第八章-《初次交手》


凤九微愣:“姬蘅是谁啊?名字还挺好听的。”东华帝君头也不抬,伸手替凤九捋了捋耳边的碎发,动作轻柔得让人无法相信这是昔日在战场上那个上阵杀敌的东华帝君。

“她是魔界的公主。”东华帝君顿了顿,又开口问道:“还有谁?”迷谷的手依然捂住双眼,整个人都在微颤着,两只手之间却是不安分地打开了一条缝:“还有一位,她说她叫知鹤。”“知鹤又是谁啊。”凤九不满地嘟嚷着,手里还在揪着帝君的头发。

“这两人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两个美女,还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找帝君,她们是成心捣乱的吧?”凤九没说出口,只敢在心里默念,但她却忘了,抱着她的是东华帝君。

东华帝君不急不慢地抓住了她的手,缓缓开口:“哦,这个时刻很关键?”凤九心中暗叫不好,正嬉皮笑脸地想从帝君怀中逃出来,却被人死死地抓着双手,还补上一句威胁:“你再乱动,我就让她们直接进来。”

凤九的脑海中幻想出自己被两个美女暴打的模样,急忙摇了摇头,乖乖地缩成一团。东华满意地点了点头,却是对着凤九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正当凤九还沉醉在这个笑容时,却没有意识到笑容中的诡异。忽然,凤九听到帝君悠悠地开口:“让她们都进来吧。”凤九的瞳孔瞪得极大,不仅是因为帝君的命令,同时她发现自己的法术被锁住了,想变回狐狸也不行。

凤九尽管还能说话,但她宁愿自己的嘴巴也被封住。“帝君,你干什么?!”“让她们不能再捣乱。”被锁住的凤九不能挣扎,东华帝君还缓缓地腾出一只手,拿起了一旁的茶杯。

凤九满脸怒气,却没有丝毫办法,听着脚步声逐渐逼近,凤九干脆闭上了眼睛,装死是她唯一的办法。

此时姬蘅和知鹤几乎是一路唇枪舌剑地走进来,但是不善言辞的知鹤明显不是说话绵里藏针的姬蘅的对手。两人之间仿佛闪着炽热的战火,迷谷走在前头,光听已经感受到战火弥漫,硝烟四起,丝毫不敢回头,只懂得一味的向前走,当他看到东华帝君时,他觉得自己得到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迷谷虽然捂着眼,但两位吵得火热的公主全然不知。“东华帝君,两位公主到了。”“嗯,你先退下吧。”东华帝君的声音一响,吵闹的声音在转瞬间消失。两人乖巧地低头拱手:“姬蘅/知鹤见过东华帝......”两人的笑容和声音在抬头那一瞬间戛然而止。

姬蘅和知鹤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而干涩,嘴角逐渐石化,一点点地碎下。“东华帝君,恕我孤陋寡闻,这位是......?”姬蘅的定力显然比一旁脸色发白的知鹤要好上几倍,尽管声音还在发抖,但是迷谷是打从心底里佩服她。

“太晨宫的女主人。”东华帝君再次伸出手,替凤九耳边的那缕碎发再次绕回耳后。这次,饶是素有涵养的姬蘅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跪下了。

帝君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手,解开了凤九身上的禁锢。凤九马上坐直了身子,本还想澄清一下,东华帝君却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胡乱说话的后果,就是被堵上。”

凤九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脸通红得像天边的红霞。尽管脸上的热度一阵阵地传到了手上,凤九还是不敢松开,而且坐姿也变得无比乖巧,像个坐在老师案前的学生,端端正正,腰杆笔直,头也低着,嘴蹶得能吊着个瓶子,满脸委屈。

知鹤企图试探凤九的底细:“不知道这位上仙该怎么称呼?”“我......”“你无权知道。”帝君打断了凤九的回答,眼尾一挑,像是有千万把寒冰利刃刺向了知鹤。

知鹤心头一凜,整个人抖得毫无仪态,可她已经没有时间去管,只懂得本能的求生:“是...是,知鹤知罪。”

太弱了,太没出息了。这是姬蘅对知鹤唯一的评价。

暗自在心里摇了摇头后,姬蘅又一次看向了凤九。“这位......莫不是白浅上神的侄女,青丘女帝白凤九?”

“我......我是。”凤九有点慌乱,同时又有点庆幸。自己做了那么久的女帝,总算有人认出来了嘛,还好还好。

白,风,九。姬蘅低着头,心里把这三个字嚼得稀烂,又骂了个痛快。她低着的脸依旧波澜不惊,一面行着礼,一面悄悄掐着自己的掌心,让自己平静下来。

“魔族公主姬蘅,见过青丘女帝白凤九。”

我姬蘅,在此发誓,一定会找机会,把你毁得一干二净!

低眉顺眼里闪过了一丝阴霾,谁又能想过这样的阴霾,差些许就能惹出大祸。

——————————————————————————
(妈呀我终于更了!!!!!
(虽然很短小.......
(之前写了一半 没睡码完了
(姬蘅就是神助攻嘛……
(求心求评论~

💚k莫-《今夜月色真美》


(渣到爆的文笔~
(写的时间太短了~
(大家将就点嘛hhhhh)
(虽然昨天才是中秋~

中秋佳节,郝眉啃着半个月饼坐在阳台上,直勾勾地看着皎洁的月亮发愣。

“怎么了?”ko放下食物坐在了他的身旁,伸手抹去了他嘴角的细屑。

“我刚想起那天了。”郝眉甜丝丝地笑了笑,眼睛弯成了一双月牙。

“在日本那天?”ko也想起来了,竟是也生出了几分笑意。

“对啊。”两人的目光一起飘向了远方,开始了回忆的倒带。

(日本,冬天)

“ko!ko!”郝眉对雪有着莫名的钟爱,在日本的民宿外,郝眉兴奋地堆起了雪人,脸冻得红扑扑的,像个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地大笑着。

“小心点,别冻着了。”ko无奈失笑,这样的郝眉,着实可爱。在这同居的两个多月里,ko还真是鲜少有机会接触到他这一副面孔。

“知道啦!ko,我在网上看过一个跳雪堆的视频,我想试试,就从那里跳到你旁边。”不由得ko去做出反应,郝眉忽然就跑到了大老远,朝着他这边大喊:“ko!我来啦!”

郝眉从远处的小黑点忽地变成了冲到面前的大活人,本该一切都顺利进行,可是天意总是如此的巧合。

“哎呀……啊!”“唔!”郝眉在起跳的时候,竟是不小心出了错,以一步的误差,跳到了雪堆的旁边,撞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里。

“ko你有没有怎样啊?!ko!诶呀都怪我,这大晚上的想找医生也难啊!”郝眉还没站起身,可是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扑倒了谁。

“......我没事。”ko一面出神一面安抚着郝眉的情绪。此时的他正被郝眉抱着压在了薄薄的一层雪上,而郝眉还没来的及站起来,说话的气息一点不漏地洒在了自己耳边,化成了一股热流,窜到了心脏处。

“呼......吓死我了,我们先站起来吧。”郝眉松了一口气,笑着想要站起身,却发现衣服厚得根本让他够不着地。

“好像......站不起来啊。”郝眉无奈地笑了笑,似乎想不出什么办法。

“你等我一下,我看看能不能翻身。”ko庆幸着自己从不会在脸上泛起红霞。

不然的话,估计这辈子脸都是红的了。

ko尝试挪动着身体,最后只能就地往侧滚,试图站起来。可正当郝眉快要躺平的时候,ko攸然看见他身侧的石头。

“小心!”在郝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ko已经伸出手,一把将他揽在了怀里,两人堪堪停在了石头前。

“别乱动,你背后有块尖石。”ko说话时产生的雾气笼罩着郝眉的耳朵,不经意地染上了一层红色。

“咚咚”、“咚咚”、“咚咚”。郝眉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跳得极快,充斥着整个脑海。就算是ko的提醒,郝眉也只能木然地微微点头。

应...应该是因为刚刚逃过一劫了吧?嗯...嗯,肯定是这样的。

郝眉在心里给自己默默地洗脑,给自己解释着自己为什么会心跳加速。

两人就那么抱着对方,躺在雪地里,一个忘了放手,一个不想放手,直至郝眉着了凉,一声喷嚏才把两人拉回现实。

两人互相支撑着,终于站了起来。

为什么他没放手呢?为什么他没站起身啊?为什么他没提醒我呢?

郝眉内心细数着每个疑问,可是此时自己又是一个喷嚏,一不留神,稳稳地喷了ko一脸。

“啊!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兴许是躺在雪地里躺得久了,郝眉顺带着说话都变得口齿不清了。

“你着凉了。”ko皱起了眉头,脱下了手套,探了探郝眉的颈项。“不行,躺在雪地里太久了,探不出来。”

“算、算了,也没什么。”郝眉低下了头,他发现,现在的自己,似乎连对视都不敢了。

ko的嘴张了张,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看着那耳际间的红色,不由自主地嗤笑了一声。

“嗯,怎么了吗?”ko居然也能笑出声啊,这是有什么事吗?

“你看看那边。”ko勾起了嘴角,指向了黑夜里的明月。

“哇,好圆的月亮啊!”郝眉眼睛里倒映出那月光的银辉,闪亮亮的,连带着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

“对啊。”ko站在了郝眉的身后,沉吟半晌,终究开了口。

“郝眉。”“嗯?”到底是有什么事呢?由不得郝眉再细想,ko已经开了口解答了他的疑惑。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郝眉猛地一惊,转过了头,却又一次撞进了胸膛里。

这时候的郝眉才发现,心跳加速的,不止他一个人。

两人的世界里都只剩下了“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从这边,系到了那边。郝眉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紧贴着ko的心,感受着那隐忍了不知道多久的情绪。

而ko看着面前的郝眉,手举了举,终究还是放下了,没敢抱住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了,两人依旧还是一动不动,站在皑皑白雪里。ko终究无奈地笑了,笑得尤其苦涩。他稍稍退了半步,打算回房间,避免郝眉发烧。

可此时的郝眉感受到了那后退的半步距离,心跳漏了一拍。就是这一拍,让他清楚明白了自己的心。

此时的ko讶异地发现郝眉的双手各抓住了自己的一只手臂,猛地往前一拉,稳稳地缠在郝眉的腰后,形成了一个贴合得密不透风的拥抱。

“ko。”“......嗯?”ko罕见地无法思考,静静地等候着郝眉的答案。

“我也觉得啊。”郝眉抬起了头,冲着ko笑了一笑:“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呢。”

ko瞳孔攸然一缩,眸子里倒映着郝眉,也倒映着自己的喜悦。

两人都缄默不语,一个低着头,一个仰着头,一动不动。正当郝眉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要酸了的时候,ko动了。

准确点来说,郝眉只来得及感觉到自己被吻了。嘴唇上的温热在寒冬里尤为明显,记忆亦尤为深刻。

“唔?”坐在阳台上的郝眉回过神来,发现嘴唇触碰到的柔软不止是回忆,同样也是现实。

但这次的吻显然要比那次的轻吻强烈多了。不知是什么时候,舌尖已经交缠在一起,两个人也越倾越斜,直到郝眉一不小心把头磕到了地面。

“呼......等、等会儿、那个,不如我们还是先赏月吧?”郝眉喘了口气,推搡着ko。

“也对啊。”ko眸子里的笑意愈发明显。他扶着郝眉坐起来,伸手替他揉了揉刚磕到的头:“反正今晚的月色那么美。”

“嗯,今晚的月色很美。”郝眉也许有些乏了,他靠在了ko的肩上,看着远方的月亮出神。

“其实,每晚的月色都一样美。”
“只要有你在。”


———————————————————————————
(文笔间歇性抽搐
(要是小弟这篇文有幸被哪位大佬看见
(请拿去尽情修改吧!😭
(这篇弱爆了啊啊啊啊啊!
(改完不要忘记@ 我就是了🤦🏻‍♀️
(照样求心心求评论~
(晚到的中秋节快乐hhhhh


💙大薛-《酒精(上)》

(下篇:💙大薛-《酒精(下)》

刚倒入的冰块掀起了一点涟漪,在发出和酒杯的清脆碰撞声后,便逐渐地没入了那片棕色。

看着落地玻璃外依旧充斥着灯光和年轻人的都市,薛之谦的嘴角翘了翘,像是在和外头璀璨的夜生活一同嘲笑着自己的孤苦伶仃。

自己也曾经,不孤单。

薛之谦强行牵扯出了一个笑容,干涩的喉咙努力地发出了两下聊胜于无的笑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倒也显得尤其响亮。

骨节分明的手一直抚在杯子冰冷的外层,却不曾使出半分力气去提起。薛之谦一直盯着那块浮沉的白,眸子里有着自己都说不清的情绪,阴沉而翻涌。

直至杯子的外层一点点地冒出了水珠,沾湿了薛之谦的手心,他才缓缓地提起手中的威士忌,深吸了一口气,一饮而尽。

自己不就是想买醉吗?这一杯,至少能睡到明天晚上吧?

杯子再次变得空荡荡的,仿佛刚才那抹棕色只是自己的幻觉,只有手心的水迹证明了它的存在。

烈酒果然是烈酒。威士忌滑进喉咙的那一刹,那股辛辣的感觉就开始在喉头蔓延。顺着那股液体往下游动,整个喉咙就像被燃起了火焰,刚才加入的冰块,看来全然没有效果。

燃烧感不曾停下半分,酒精毫不留恋地滑落,一直到胃部,才堪堪停下。等候已久的胃酸开始沸腾,胃壁不经意地一抽,为意识开始变得模糊的薛之谦带来一丝清醒。

从一开始似有还无的抽搐感,到后来的隐隐作痛,胃酸的沸腾并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只有更加肆无忌惮地开着派对,享受着酒精带来的狂欢。

在血液的游走下,薛之谦整个人都变得滚烫起来,他感觉自己整个人的骨头都像被打碎了,却又再重组一遍,无尽的痛苦和热度在体内燃烧,耳际和脸颊更是被刷地添上一抹红,眼神亦逐渐变得迷离,飘忽不定。

薛之谦伸出手,把粘在额上的细碎头发拨到了后头,顺势扶额撑住了自己的重量。酒精开始发挥了作用。他的意识渐渐地变得迷糊,仿佛眼前的事物都失去了轮廓,不断地重叠,交叉,就连带着窗外的景色,亦变得朦胧,仿佛只剩下那一阵虚无感。

杯子早已不经意地掉到了地上,薛之谦整个人附身趴在了桌子上,眼帘愈发沉重。却就在此时,门外竟传出了一阵声响。

是幻觉吗?自己到底是有多寂寞,有多想他,才会产生出这样的幻听?

又一次自嘲地挂起了微笑,薛之谦伏在案上,眸子里似乎竟还带了几分期待,像是不经意般瞟向了家门。

“咔嚓”一声,门缓缓地打开了一条缝,钻进来一个人后,又马上变得紧闭。尽管神志早已不清,但单凭钥匙声、脚步声,以及那抹鲜明的绿,薛之谦已经知道了来者的身份,不请自来。

“大老师,这么巧啊,你也喝吗?”举着威士忌的瓶子伸了向前,又晃了晃,像是炫耀般展示着瓶子里的褐色海洋。

大张伟大步向前,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瓶子,放在了一旁。薛之谦觉得,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叹息。

自己的幻听,好像还挺严重的嘛。他,怎么可能?

瓶子被抢的薛之谦有些不甘,晃悠着腿,双手拍着桌子,嘴里只懂得不停地吐出两个单词。“还我,还我,还我......”

大张伟无奈地摇着头。果然是喝醉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喝醉呢?是不是如果自己没有出现,他就要抱着瓶子,在这带有几分凉意的客厅里,趴着睡上一晚呢?

“薛老师啊,咱们不喝了,你先回房睡好吗?”大张伟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痛地看着那只下意识捂着胃部的手。明知道自己胃不好,还喝烈酒,还要不要命了?

认命地为他倒了杯热水后,大张伟开始默默地收拾着桌子上的狼藉。

喝下去之后,胃部的抽搐开始减少,狂欢渐渐消退,连带着心头,似乎也增加了一丝暖意。

热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效了?薛之谦带着疑问,一点一点地饮下了手中的温暖。

“咱们回房了好么?来来来,欸,你别喝了!”刚收拾好的大张伟回首一看,那瓶褐色不知何时又回到了薛之谦的手里,又或者说,他的嘴边。

可偏偏对着他,动作又不敢太大,只能轻柔得像是在对待一件玻璃制品,缓缓地拉开那瓶酒。“咱们不喝了啊,先放下......”

也许后面还有半句未能说出的话,但那些话早已泯灭于嘴里的那滩浓烈的威士忌,以及嘴上的柔软。

“你看,你喝了吧?”像是得逞一般,薛之谦绽放出一个好看的笑,自然翘起的嘴角,快要晃花了某人的眼。

逼迫着自己对刚才那个吻视若无睹后,大张伟扯过了薛之谦的手,扛在了自己的肩头上,尝试着去挪动这个隐藏的祸患。

“咱们先回卧室啊。”像是在通知着某个被酒精侵蚀着大脑的人一样,大张伟开始扯动着这副躯体。

但某个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安分。兴许是对自己的安全有所担心,薛之谦伸出了左手,从大张伟的前方,绕到了他的右肩。此时的薛之谦整个人都挂在了大张伟的身上,那颗埋在颈窝的头更是喷洒着淡淡的酒气,染红了某人的耳朵。

终究还是坚持住理念的堤防,把某人安稳地放到床上后,大张伟松了一口气,可就在转身的那一刹,一只温热而柔软的手攀上了自己的手臂,硬生生地牵扯着他的脚步。

“你怎么......不喝呀?不喝......那就是不给我面子喽!”此时的薛之谦跪在了床上,整个人又一次地伏在了那个肩头,说话间的气息喷洒得越发浓重,两人的距离也是微乎其微。

而此时的大张伟就像被雷击中了一般,无法挪动半点脚步,不懂得前进,也不懂得转身,只是那么木木地站在那里,企图坚守着自己仅存的理智。

但得不到回应的薛之谦依旧不肯罢休,反倒变本加厉,整个人忽然生出了巨大的力气,把大张伟一把扯倒,两人一同倒在了那柔软的床榻上。

扯倒了某人的薛之谦依旧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他仍是伏在大张伟的肩头,强行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持续地发出着邀约:“怎么不喝啊你,来来来,一起喝!”

可意识不清的他力气很快地溜走,整个人失去了支撑,直直地砸在了大张伟的身上,就那么不经意地在他的脸颊落下了一个吻,继而埋在了他的肩窝开始沉睡。

理智的堤防终究还是坚持住了。两只手没有地方放的大张伟只能抱着某个瘫成一团的人坐起,用轻柔的动作把他放好,又盖上了被子,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可床上的人偏生让他不得安宁。带着锒铛的脚步迈进了卫生间,在这静谧的空间里,那一阵阵的呕吐声显得无比清晰而响亮,让人无法不心疼。

大张伟默不作声地跟着那凌乱的脚步走进卫生间,扭了一把滴着水的热毛巾,走向了依旧抱着马桶的某人。

他慢慢地蹲在了他的旁边,伸出手放在了他的背后,轻轻地,扫了一下又一下,直到呕吐声终于稍稍停止,那只温热的手才带着些许不舍地松开。

感受到背上那股温热的消失,不知为何,连带着心里好像也有些失落。但现在的情况让薛之谦无瑕多想,胃部的翻江倒海冲击着他的大脑,一阵一阵地抹去了他的清醒。

终究还是吐了几回,一条热毛巾被搭在了自己的脑门上,那股温暖,似乎透到了自己心底,为心里某个空荡荡的角落,重新填补上了一点什么。

瘫坐在一旁,靠着厕所冰冷的墙壁,似乎让薛之谦的神志回复了一丝清明。

「大张伟。」
「嗯?」
「你知道吗?你是我活下去的意义。」

——————————————————————————
(老文了......刚想起来这里没发🤦🏻‍♀️
(当时本来想着下篇要写心灵鸡汤来着
(结果全洒了......hhhhh
(换成了吻哦~
(照样求心心求评论~

💙大薛-《累》

(he)

“我觉得我活得好累。”

“累到,好像没有力气去爱你了。”绿毛失去了生气,蔫着搭拉在脑门上,反映着他的疲惫,连带着说出来的话,也一样的累,累得让人心疼。可那些话却又偏生冰冷,冷得寒气直袭心头。

“不是不爱了,只是累了。”薛之谦有点微怔,又有点释然。他缓缓地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

“嗯。”大张伟觉得累了,好累好累,累得不想再说任何的话,和任何的人沟通。他想要一个人的孤独,能消化疲惫的孤独。

“我也是呢。”薛之谦看着天花,吊扇悠悠地转着,转得让人眼花。

“你也是啊。”大张伟倒是笑了,有点苦涩的干笑。

“对啊。”薛之谦转过头来,看向了一旁的大张伟,靠在了他的身上。

“原来大家都一样,一样的累。”大张伟闭上了眼。这个世界有点过于凌乱了。

乱得他不想再看见。

“可是啊。”薛之谦没有去看他的表情,也能想出个七八分的像。“我比你好一点。”

“是吗?怎么好?”大张伟觉得好累,他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他想躲。

薛之谦的声音没了。大张伟能清晰地感受到沙发旁边的重量消失了,心头泛起一丝慌乱,可喉头却窒了,询问卡在了那,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双手却是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就在此时,大张伟被人抱住了。一个沉默无声的抱,有点僵硬,却又矛盾地带着温暖。

“至少啊。”薛之谦的声音回来了,在他的耳边,带着点嘶哑,也带着点坚定。

“我还有力气来拥抱你。”

一股暖意从耳边涌进了整个身体,包覆着整个心脏,也抹去了脑海里的迷雾,整个世界攸然清晰,平日里那些看不见的,可爱的小细节,也浮出了水面。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啊,和那颗心紧贴着,一起跳得很快呢。

拨开了迷雾后,大张伟莫名地就觉得不累了,暖意流入了他的四肢,使他伸出了双臂,抱着面前这个脆弱敏感却又大胆得让人怜惜的他。

“谁说你比我好的?”大张伟又笑了,笑得灿烂。

“我也有力气来拥抱你啊。”

本来略带僵硬的拥抱,一下子放松了,变得柔软,可是却推也推不开,松也松不了的,就那么挂在那里。

“那么我们一样了呢。”声音听上去不再脆弱了,反而激起了一点喜悦。

“没错,我们一样。”声音不再拥有疲惫了,它们早已被爱意全数消灭。

“我们都还有力气来拥抱对方。”

——————————————————
(昨晚看文萌生出来的脑洞
(其实是自己太累🤦🏻‍♀️
(可是他们会更累吧
(帅了那么多年肯定会累啊hhhhh
(自己毁气氛~
(照样求心求评论~

越来越喜欢那种
淡淡的 不加修饰的文字
反复地咀嚼
即使嚼得烂了
也不舍得吐出来

为了半夜不睡着
我得提神
怎么提呢?
我想了一个好方法
看ab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粉丝两百了~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好开心哦~

💙大薛-《负面......吗?》


(现实向,兄弟情)

这是薛之谦喝的第二瓶酒。

神奇的是,他还没醉。

手机被扔到了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嗡嗡的震动声响个不停,也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经纪人?代言的投资方?管他呢。反正这些,薛之谦都不想管。

怎么这次喝不醉呢?薛之谦不明白。往日里自己那半杯就倒的酒量,今天出奇的好,好到他觉得自己在做梦。

要是网上那些东西也是做梦,那就好了。

薛之谦用力地笑了笑,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他在责怪自己,责怪自己过去的好多事情,却又没有心思去一一数清。

真特么麻烦。这世界真烦人。自己不就是想好好唱个歌吗?这下可好,家里的事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那些虚假却又渗着一点真实的小事,引起了无数的叫骂声。

身边想找个人安慰都没有,也对啊,能安慰自己的,都在代替自己这个懦夫冲到了前线冲锋陷阵,处理自己的烂摊子呢。

又是一口辛辣的酒味涌到了喉头,狠狠地压抑着自己想骂人的欲望。

到底怎样才能睡着啊?怎么就是不醉呢?快醉啊!

内心充满着对自己的催促,精神上却是无比的清醒。

正当薛之谦打算打开新一瓶酒的时候,门铃的响声却恰恰阻止了他的行为。

「谁啊?!」这个世界就这么不友善吗?喝口酒都不行吗?

晃悠着脚步到了门前,眯了眼猫眼后,薛之谦有些意外,又有些释然地开了门。他挨着门框对来者打着招呼:“大老师,你怎么来了?”

“嘿,大家都烦,干脆一起烦好了。你骂我的,我骂你的,不是挺好吗?”大张伟笑着提起了手里的塑料袋,里面的啤酒和烤串被刻上了“解忧”的称号。

“不是吧,你居然还没醉?!今儿太阳打西边升起了吗?”大张伟一面揶揄着薛之谦,一面收拾着桌子上的狼藉。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烦恼战胜了酒精吧。”薛之谦干笑两声,关上了门,合着大张伟一起取笑自己。

“来来来,难得你不醉,喝了再说,今儿必须得喝个痛快!”“啪啦”的声音连续响了两下,两罐啤酒正散发着淡淡的酒味,吸引着人们抿上几口。

“其实你比我好多了呀,我的事情还是一团糟,你看,你律师函一发,什么都搞定了啊。”

“您可真爱说笑呐,你要不翻一下我的微博,有哪条没人骂我的,算我输。”

“也对啊。”薛之谦灌了口啤酒。

“你那边怎样了,感情这种糟心事儿我就不管了,金钱问题的话,我绝对相信你。”大张伟咬了口串,表明着自己的立场。

薛之谦有点微怔,一阵沉默后才开了口:“你是第一个什么都不问就支持我的人啊。”

“这么荣幸吗?那我可还真是意外啊!那我得奖励自己多吃几口串了。”大张伟嘿嘿一笑,在塑料袋里翻了又翻。

“喂,给我留点啊!”薛之谦不甘示弱,两人在塑料袋内抢来抢去,最后弄得满手都是油,却连一根串也捞不着。

两人看着自己满手的油愣了愣,又看了看对方的手,忽地相视了一眼,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两人笑得几乎要接不过气来,隔了好久才能压下去一点笑意。

“你记不记得我们去年也在抢东西吃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又给大张伟递了一张后,薛之谦抱着酒罐,盯着天花,开始回忆着过去。

“怎能不记得啊?大半夜被人扒裤衩呀,多深刻啊!”大张伟似乎也想起来了,笑意又一次浮现,还多了一份怀念。

「什么鬼啊?!我印象还比较深呢!那块难吃到极点的奥利奥!」

「当时我不是还阻止你吃嘛!不想让薛之谦吃的,打78910jqk!你还非要吃,拦也拦不住!」

「愿赌服输啊!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薛之谦似乎终于带了点醉意,开始比手画脚的,脸颊上也泛了点红。

「现在想想,你可真是不够意思啊,我演唱会你出场出了那么久,我就十分钟!你可以啊你!」大张伟嫌啤酒不够劲儿,又混了点更猛的,结果也是有些醉意上了头。

「什么啊,我当时不是安排时间出了错吗我,嗝,不然的话,整场让给你都行啊!」

「去去去,你那些粉丝才不会愿意啊,我可不想找骂上热搜,哪有歌手开演唱会,给嘉宾唱完全场的?」

「那......那要不现在开一场!对,就是现在!今天必须唱个痛快!」薛之谦醉得有些厉害了,整个人站了起来,有些不稳,但说话却意外地清楚。

「好!唱什么?」大张伟的醉意也猛了,和薛之谦一起站了起来。

「唱你的!我的太惨了,不......不唱!」薛之谦摆了摆手,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那好!就唱我的!来,一起唱!天空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

「是事也就烦一会,烦完就完事!」薛之谦接了下去,「这个词还挺应景啊!」

“哎哟,那啥,我忘了你不能唱儿化音了,来来来,咱们唱点别的!小小的人儿啊,假不正经啊!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为了不哭大声笑,为了不...笑...大声...呸!”薛之谦唱到了这里,嗓音悄悄地蒙上了一层哭腔,喉头紧了紧,眼眶也有些发热。

“......每天...就爱穷开心呐!”大张伟唱着自己的歌,竟然也是有些不利索了,甚至还带了点哽咽。

薛之谦早已发不出声音,肩膀一抽一抽的,头低垂着,只有大滴大滴的水珠拼命地证明着他的情绪。

大张伟也渐渐停下了歌声,缄默不语,只懂得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自顾自地把啤酒混着泪水一饮而尽。

薛之谦也不知不觉地坐下了,伏在了桌子上。“什么...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骗人。”

“不轻弹,所以才要重重的弹。”大张伟忍住了喉咙的颤抖,安稳而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

“对啊...要...要重重的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薛之谦忽然就笑了,笑得撕心裂肺,笑得竭斯底里,在漆黑的夜晚听着,尤其的悲凉。

“没错!”大张伟的泪水只懂在眼眶里打转,迟迟不肯掉下,可是那个笑容,一样的苍凉。

他们不停地笑了又哭,哭了又笑,时不时还抿了口酒,最后一起倒在了沙发上,脸上依旧挂着那行水迹,在夜风中苟延残喘。

清晨的阳光来得很快,很刺眼。

薛之谦先睁开了眼。他举起手来挡住那让人眩晕的光线,慢慢地把自己支撑起来。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靠在了大张伟的身上睡着了。

“早啊。”大张伟也睁开了眼,反倒是他先开的口。

“早。”薛之谦笑了,一个没有凄凉,没有苦涩的笑。

“诶哟喂,这桌子乱得。”大张伟站了起来,默默收拾着残羹剩酒。薛之谦则伸着懒腰步向了厨房,从冰箱里掏出了蜜糖,混和着水,响起了勺子和杯子“哐铛哐铛”的碰撞声。

“哎呀呀,可把我累惨了。”大张伟瘫坐在椅子上,翻出了手机查看信息,顺便接过来薛之谦递给他的蜜糖水。

“对了,手机。”薛之谦终于在沙发和墙间的缝翻到了手机。他深吸了一口气,想按下按钮,手指却又缩了回去。

“早晚都得面对啊。”大张伟没有抬头,没有看着他,却是给了薛之谦猛的一记撞击。

这次没有犹豫了,薛之谦翻了翻手机通知,没有想象中的杂乱,也没有什么惨况,只有大张伟发来的一个笑脸。

“...谢谢你。”薛之谦攥紧了手机,坐在了大张伟的对面。

“我告诉你啊,你那些通知也忒难删了,把我累惨了啊,你得请我好好吃一顿作补偿啊!”

“多少顿都没问题。”

“这是你说的啊,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当然。”薛之谦笑着把他送到了门口。

“那我走了啊!掰掰!”大张伟挥了挥手,径直往外走。

“掰掰!”薛之谦也挥了挥手,却看见走了一段路的大张伟猛地转过头,又回到了自己面前。

“怎么了?”

“我想让你记住一件事。”

“嗯?”

“千万不要忘记了,我,大张伟,永远都是你的兄弟。”

薛之谦嘴角微翘,晴天的阳光洒得正明亮,他朝大张伟点了点头。

“嗯,永远。”

———————————————————————————
(半夜不睡觉在这码字
(想不到吧hhhhh
(对于老薛最近的事飘出来的脑洞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相依相守
(两人都该好好的

(我要评论要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