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k莫-《发烧》


“ko,ko......”

凌晨五点,睡房内。

郝眉紧皱着眉头,额头上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嘴里低声呢喃着,呼唤着ko。

ko明显地感觉到怀里的郝眉体温不断地升高,甚至变得滚烫。

“听得到我说话吗?“ko,ko......”郝眉依旧无意识地呢喃着。

ko从柜子里找到了体温计。“滴”,三十九度。ko连忙翻出了退烧药,暂时让郝眉服下,又贴上了退热贴,这才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早上七点。

郝眉努力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诶呀,头好痛……”郝眉敲了敲自己的头,试图支撑自己坐起来,这时候他发现,ko一直坐在他的旁边。

“醒了?你等等,我去给你盛碗粥。”“嗯。”这次反倒是郝眉变得言简意赅,脑袋昏昏沉沉的感觉,很不好受。

“把粥喝了。”ko一手拿着勺子喂郝眉吃粥,另一只手完成着今天的工作。郝眉乖乖地一口一口把粥吞下了,可接下来,郝眉就开始反抗了。

其实生病了的郝眉是很幼齿的,同时又带着点小脾气。昏昏沉沉的状态让他对外界的一切都以最本能的状态回应,而孩子气就是他的本性。

“我不要喝!”郝眉紧抓着被子的边缘,用被子挡去了自己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警惕地盯着ko手里的那碗药。

这样的郝眉,ko倒是头一回见到。他笑着放下了药,开始循循善诱地询问郝眉。

“喝完有糖吃。”“不要!”“喝完能吃小甜饼。”“不要!”“喝完了你就能吃好吃的。”“不要!”

郝眉虽然对喝完药的奖励有点心动,但他对药的苦涩带有与生俱来的抗拒。ko看着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警惕的眼神又带着几分可爱的郝眉,又一次失笑。

「真的很苦吗?」「很苦的。」郝眉皱着眉头,看着那碗上次让他差点吐了的药,扁了扁嘴。看ko一脸质疑的样子,郝眉开始急了。「真的很苦的!要不你试试看!」

ko真的拿起了碗,抿了一口。「不苦。」「很苦的,怎么可能不苦!」这时的郝眉虽然放下了手里的被子,但还是满脸的不相信以及警惕。

「真的不苦。」「我不信!你肯定是想骗我喝药!」郝眉鼓着脸,盯着ko。

ko思忖了片刻后,走到了桌子旁,拿来了纸巾盒,把纸巾塞在了郝眉的领口里。

「你不会是想灌我喝药吧?」郝眉紧闭着嘴,盯着ko。ko的嘴角勾起了一个不明显的弧度:「碗是凉的,你要是感觉到我把碗放在你嘴边,你不张嘴不就行了?」

还没清醒的郝眉被绕了进去,晕晕乎乎地回答:「好像也对。」「那你现在闭上眼。」「为什么?」「你可以选择闭上眼或者没饭吃。」

听到这句,郝眉立马乖乖地紧闭着眼睛。「到底要干嘛呀?」郝眉只能在内心暗自思忖,昏沉的思绪却让他怎样也想不出答案。

「算了,反正碰到碗就闭嘴就行了。」郝眉想到这里,也就放心了。忽然,唇上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触感。

「嗯?」郝眉的眼睛攸然睁大,在他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那股熟悉而苦涩的药味已经涌进了他的嘴里。

确认嘴里的药已经完全流进了郝眉口里之后,ko这才停了下来。此时的郝眉完全愣了,直到最后一点药也流进了喉咙后,那股苦涩的味道才让他清醒过来。

「你还说不是灌我喝药!」醒悟过来的郝眉幽怨地盯着ko。「其实你可以选择闭上嘴巴。」ko拿着勺子,搅拌着碗里剩下的药。「你可以选择继续,或者把选择药喝了。」

自己理亏的郝眉懊恼地盯着ko,抢过了碗,一口气把药喝完。ko满意地拿着碗,从旁边的碟拿了一颗糖,塞进了郝眉嘴里,这才步向了厨房。

郝眉鼓着脸,嚼着嘴里的糖,从门缝里盯着在厨房洗碗的ko。盯着盯着,嘴里的糖一点点地化开,郝眉发现自己不自觉地笑了。「其实......这药也不是很苦嘛。」

第二天,ko也发烧了。

—————————————————————
(总被老婆连累的ko
(忽然想到发烧梗是因为我以为自己发烧了hhhhh

(老文一次性更完~

(表格明天再说吧hhhhh

评论(8)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