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大薛-《负面......吗?》


(现实向,兄弟情)

这是薛之谦喝的第二瓶酒。

神奇的是,他还没醉。

手机被扔到了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嗡嗡的震动声响个不停,也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经纪人?代言的投资方?管他呢。反正这些,薛之谦都不想管。

怎么这次喝不醉呢?薛之谦不明白。往日里自己那半杯就倒的酒量,今天出奇的好,好到他觉得自己在做梦。

要是网上那些东西也是做梦,那就好了。

薛之谦用力地笑了笑,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他在责怪自己,责怪自己过去的好多事情,却又没有心思去一一数清。

真特么麻烦。这世界真烦人。自己不就是想好好唱个歌吗?这下可好,家里的事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那些虚假却又渗着一点真实的小事,引起了无数的叫骂声。

身边想找个人安慰都没有,也对啊,能安慰自己的,都在代替自己这个懦夫冲到了前线冲锋陷阵,处理自己的烂摊子呢。

又是一口辛辣的酒味涌到了喉头,狠狠地压抑着自己想骂人的欲望。

到底怎样才能睡着啊?怎么就是不醉呢?快醉啊!

内心充满着对自己的催促,精神上却是无比的清醒。

正当薛之谦打算打开新一瓶酒的时候,门铃的响声却恰恰阻止了他的行为。

「谁啊?!」这个世界就这么不友善吗?喝口酒都不行吗?

晃悠着脚步到了门前,眯了眼猫眼后,薛之谦有些意外,又有些释然地开了门。他挨着门框对来者打着招呼:“大老师,你怎么来了?”

“嘿,大家都烦,干脆一起烦好了。你骂我的,我骂你的,不是挺好吗?”大张伟笑着提起了手里的塑料袋,里面的啤酒和烤串被刻上了“解忧”的称号。

“不是吧,你居然还没醉?!今儿太阳打西边升起了吗?”大张伟一面揶揄着薛之谦,一面收拾着桌子上的狼藉。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烦恼战胜了酒精吧。”薛之谦干笑两声,关上了门,合着大张伟一起取笑自己。

“来来来,难得你不醉,喝了再说,今儿必须得喝个痛快!”“啪啦”的声音连续响了两下,两罐啤酒正散发着淡淡的酒味,吸引着人们抿上几口。

“其实你比我好多了呀,我的事情还是一团糟,你看,你律师函一发,什么都搞定了啊。”

“您可真爱说笑呐,你要不翻一下我的微博,有哪条没人骂我的,算我输。”

“也对啊。”薛之谦灌了口啤酒。

“你那边怎样了,感情这种糟心事儿我就不管了,金钱问题的话,我绝对相信你。”大张伟咬了口串,表明着自己的立场。

薛之谦有点微怔,一阵沉默后才开了口:“你是第一个什么都不问就支持我的人啊。”

“这么荣幸吗?那我可还真是意外啊!那我得奖励自己多吃几口串了。”大张伟嘿嘿一笑,在塑料袋里翻了又翻。

“喂,给我留点啊!”薛之谦不甘示弱,两人在塑料袋内抢来抢去,最后弄得满手都是油,却连一根串也捞不着。

两人看着自己满手的油愣了愣,又看了看对方的手,忽地相视了一眼,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两人笑得几乎要接不过气来,隔了好久才能压下去一点笑意。

“你记不记得我们去年也在抢东西吃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又给大张伟递了一张后,薛之谦抱着酒罐,盯着天花,开始回忆着过去。

“怎能不记得啊?大半夜被人扒裤衩呀,多深刻啊!”大张伟似乎也想起来了,笑意又一次浮现,还多了一份怀念。

「什么鬼啊?!我印象还比较深呢!那块难吃到极点的奥利奥!」

「当时我不是还阻止你吃嘛!不想让薛之谦吃的,打78910jqk!你还非要吃,拦也拦不住!」

「愿赌服输啊!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薛之谦似乎终于带了点醉意,开始比手画脚的,脸颊上也泛了点红。

「现在想想,你可真是不够意思啊,我演唱会你出场出了那么久,我就十分钟!你可以啊你!」大张伟嫌啤酒不够劲儿,又混了点更猛的,结果也是有些醉意上了头。

「什么啊,我当时不是安排时间出了错吗我,嗝,不然的话,整场让给你都行啊!」

「去去去,你那些粉丝才不会愿意啊,我可不想找骂上热搜,哪有歌手开演唱会,给嘉宾唱完全场的?」

「那......那要不现在开一场!对,就是现在!今天必须唱个痛快!」薛之谦醉得有些厉害了,整个人站了起来,有些不稳,但说话却意外地清楚。

「好!唱什么?」大张伟的醉意也猛了,和薛之谦一起站了起来。

「唱你的!我的太惨了,不......不唱!」薛之谦摆了摆手,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那好!就唱我的!来,一起唱!天空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

「是事也就烦一会,烦完就完事!」薛之谦接了下去,「这个词还挺应景啊!」

“哎哟,那啥,我忘了你不能唱儿化音了,来来来,咱们唱点别的!小小的人儿啊,假不正经啊!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为了不哭大声笑,为了不...笑...大声...呸!”薛之谦唱到了这里,嗓音悄悄地蒙上了一层哭腔,喉头紧了紧,眼眶也有些发热。

“......每天...就爱穷开心呐!”大张伟唱着自己的歌,竟然也是有些不利索了,甚至还带了点哽咽。

薛之谦早已发不出声音,肩膀一抽一抽的,头低垂着,只有大滴大滴的水珠拼命地证明着他的情绪。

大张伟也渐渐停下了歌声,缄默不语,只懂得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自顾自地把啤酒混着泪水一饮而尽。

薛之谦也不知不觉地坐下了,伏在了桌子上。“什么...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骗人。”

“不轻弹,所以才要重重的弹。”大张伟忍住了喉咙的颤抖,安稳而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

“对啊...要...要重重的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薛之谦忽然就笑了,笑得撕心裂肺,笑得竭斯底里,在漆黑的夜晚听着,尤其的悲凉。

“没错!”大张伟的泪水只懂在眼眶里打转,迟迟不肯掉下,可是那个笑容,一样的苍凉。

他们不停地笑了又哭,哭了又笑,时不时还抿了口酒,最后一起倒在了沙发上,脸上依旧挂着那行水迹,在夜风中苟延残喘。

清晨的阳光来得很快,很刺眼。

薛之谦先睁开了眼。他举起手来挡住那让人眩晕的光线,慢慢地把自己支撑起来。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靠在了大张伟的身上睡着了。

“早啊。”大张伟也睁开了眼,反倒是他先开的口。

“早。”薛之谦笑了,一个没有凄凉,没有苦涩的笑。

“诶哟喂,这桌子乱得。”大张伟站了起来,默默收拾着残羹剩酒。薛之谦则伸着懒腰步向了厨房,从冰箱里掏出了蜜糖,混和着水,响起了勺子和杯子“哐铛哐铛”的碰撞声。

“哎呀呀,可把我累惨了。”大张伟瘫坐在椅子上,翻出了手机查看信息,顺便接过来薛之谦递给他的蜜糖水。

“对了,手机。”薛之谦终于在沙发和墙间的缝翻到了手机。他深吸了一口气,想按下按钮,手指却又缩了回去。

“早晚都得面对啊。”大张伟没有抬头,没有看着他,却是给了薛之谦猛的一记撞击。

这次没有犹豫了,薛之谦翻了翻手机通知,没有想象中的杂乱,也没有什么惨况,只有大张伟发来的一个笑脸。

“...谢谢你。”薛之谦攥紧了手机,坐在了大张伟的对面。

“我告诉你啊,你那些通知也忒难删了,把我累惨了啊,你得请我好好吃一顿作补偿啊!”

“多少顿都没问题。”

“这是你说的啊,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当然。”薛之谦笑着把他送到了门口。

“那我走了啊!掰掰!”大张伟挥了挥手,径直往外走。

“掰掰!”薛之谦也挥了挥手,却看见走了一段路的大张伟猛地转过头,又回到了自己面前。

“怎么了?”

“我想让你记住一件事。”

“嗯?”

“千万不要忘记了,我,大张伟,永远都是你的兄弟。”

薛之谦嘴角微翘,晴天的阳光洒得正明亮,他朝大张伟点了点头。

“嗯,永远。”

———————————————————————————
(半夜不睡觉在这码字
(想不到吧hhhhh
(对于老薛最近的事飘出来的脑洞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相依相守
(两人都该好好的

(我要评论要心心❤️

评论(1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