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大薛-《酒精(上)》

(下篇:💙大薛-《酒精(下)》)

刚倒入的冰块掀起了一点涟漪,在发出和酒杯的清脆碰撞声后,便逐渐地没入了那片棕色。

看着落地玻璃外依旧充斥着灯光和年轻人的都市,薛之谦的嘴角翘了翘,像是在和外头璀璨的夜生活一同嘲笑着自己的孤苦伶仃。

自己也曾经,不孤单。

薛之谦强行牵扯出了一个笑容,干涩的喉咙努力地发出了两下聊胜于无的笑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倒也显得尤其响亮。

骨节分明的手一直抚在杯子冰冷的外层,却不曾使出半分力气去提起。薛之谦一直盯着那块浮沉的白,眸子里有着自己都说不清的情绪,阴沉而翻涌。

直至杯子的外层一点点地冒出了水珠,沾湿了薛之谦的手心,他才缓缓地提起手中的威士忌,深吸了一口气,一饮而尽。

自己不就是想买醉吗?这一杯,至少能睡到明天晚上吧?

杯子再次变得空荡荡的,仿佛刚才那抹棕色只是自己的幻觉,只有手心的水迹证明了它的存在。

烈酒果然是烈酒。威士忌滑进喉咙的那一刹,那股辛辣的感觉就开始在喉头蔓延。顺着那股液体往下游动,整个喉咙就像被燃起了火焰,刚才加入的冰块,看来全然没有效果。

燃烧感不曾停下半分,酒精毫不留恋地滑落,一直到胃部,才堪堪停下。等候已久的胃酸开始沸腾,胃壁不经意地一抽,为意识开始变得模糊的薛之谦带来一丝清醒。

从一开始似有还无的抽搐感,到后来的隐隐作痛,胃酸的沸腾并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只有更加肆无忌惮地开着派对,享受着酒精带来的狂欢。

在血液的游走下,薛之谦整个人都变得滚烫起来,他感觉自己整个人的骨头都像被打碎了,却又再重组一遍,无尽的痛苦和热度在体内燃烧,耳际和脸颊更是被刷地添上一抹红,眼神亦逐渐变得迷离,飘忽不定。

薛之谦伸出手,把粘在额上的细碎头发拨到了后头,顺势扶额撑住了自己的重量。酒精开始发挥了作用。他的意识渐渐地变得迷糊,仿佛眼前的事物都失去了轮廓,不断地重叠,交叉,就连带着窗外的景色,亦变得朦胧,仿佛只剩下那一阵虚无感。

杯子早已不经意地掉到了地上,薛之谦整个人附身趴在了桌子上,眼帘愈发沉重。却就在此时,门外竟传出了一阵声响。

是幻觉吗?自己到底是有多寂寞,有多想他,才会产生出这样的幻听?

又一次自嘲地挂起了微笑,薛之谦伏在案上,眸子里似乎竟还带了几分期待,像是不经意般瞟向了家门。

“咔嚓”一声,门缓缓地打开了一条缝,钻进来一个人后,又马上变得紧闭。尽管神志早已不清,但单凭钥匙声、脚步声,以及那抹鲜明的绿,薛之谦已经知道了来者的身份,不请自来。

“大老师,这么巧啊,你也喝吗?”举着威士忌的瓶子伸了向前,又晃了晃,像是炫耀般展示着瓶子里的褐色海洋。

大张伟大步向前,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瓶子,放在了一旁。薛之谦觉得,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叹息。

自己的幻听,好像还挺严重的嘛。他,怎么可能?

瓶子被抢的薛之谦有些不甘,晃悠着腿,双手拍着桌子,嘴里只懂得不停地吐出两个单词。“还我,还我,还我......”

大张伟无奈地摇着头。果然是喝醉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喝醉呢?是不是如果自己没有出现,他就要抱着瓶子,在这带有几分凉意的客厅里,趴着睡上一晚呢?

“薛老师啊,咱们不喝了,你先回房睡好吗?”大张伟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痛地看着那只下意识捂着胃部的手。明知道自己胃不好,还喝烈酒,还要不要命了?

认命地为他倒了杯热水后,大张伟开始默默地收拾着桌子上的狼藉。

喝下去之后,胃部的抽搐开始减少,狂欢渐渐消退,连带着心头,似乎也增加了一丝暖意。

热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效了?薛之谦带着疑问,一点一点地饮下了手中的温暖。

“咱们回房了好么?来来来,欸,你别喝了!”刚收拾好的大张伟回首一看,那瓶褐色不知何时又回到了薛之谦的手里,又或者说,他的嘴边。

可偏偏对着他,动作又不敢太大,只能轻柔得像是在对待一件玻璃制品,缓缓地拉开那瓶酒。“咱们不喝了啊,先放下......”

也许后面还有半句未能说出的话,但那些话早已泯灭于嘴里的那滩浓烈的威士忌,以及嘴上的柔软。

“你看,你喝了吧?”像是得逞一般,薛之谦绽放出一个好看的笑,自然翘起的嘴角,快要晃花了某人的眼。

逼迫着自己对刚才那个吻视若无睹后,大张伟扯过了薛之谦的手,扛在了自己的肩头上,尝试着去挪动这个隐藏的祸患。

“咱们先回卧室啊。”像是在通知着某个被酒精侵蚀着大脑的人一样,大张伟开始扯动着这副躯体。

但某个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安分。兴许是对自己的安全有所担心,薛之谦伸出了左手,从大张伟的前方,绕到了他的右肩。此时的薛之谦整个人都挂在了大张伟的身上,那颗埋在颈窝的头更是喷洒着淡淡的酒气,染红了某人的耳朵。

终究还是坚持住理念的堤防,把某人安稳地放到床上后,大张伟松了一口气,可就在转身的那一刹,一只温热而柔软的手攀上了自己的手臂,硬生生地牵扯着他的脚步。

“你怎么......不喝呀?不喝......那就是不给我面子喽!”此时的薛之谦跪在了床上,整个人又一次地伏在了那个肩头,说话间的气息喷洒得越发浓重,两人的距离也是微乎其微。

而此时的大张伟就像被雷击中了一般,无法挪动半点脚步,不懂得前进,也不懂得转身,只是那么木木地站在那里,企图坚守着自己仅存的理智。

但得不到回应的薛之谦依旧不肯罢休,反倒变本加厉,整个人忽然生出了巨大的力气,把大张伟一把扯倒,两人一同倒在了那柔软的床榻上。

扯倒了某人的薛之谦依旧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他仍是伏在大张伟的肩头,强行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持续地发出着邀约:“怎么不喝啊你,来来来,一起喝!”

可意识不清的他力气很快地溜走,整个人失去了支撑,直直地砸在了大张伟的身上,就那么不经意地在他的脸颊落下了一个吻,继而埋在了他的肩窝开始沉睡。

理智的堤防终究还是坚持住了。两只手没有地方放的大张伟只能抱着某个瘫成一团的人坐起,用轻柔的动作把他放好,又盖上了被子,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可床上的人偏生让他不得安宁。带着锒铛的脚步迈进了卫生间,在这静谧的空间里,那一阵阵的呕吐声显得无比清晰而响亮,让人无法不心疼。

大张伟默不作声地跟着那凌乱的脚步走进卫生间,扭了一把滴着水的热毛巾,走向了依旧抱着马桶的某人。

他慢慢地蹲在了他的旁边,伸出手放在了他的背后,轻轻地,扫了一下又一下,直到呕吐声终于稍稍停止,那只温热的手才带着些许不舍地松开。

感受到背上那股温热的消失,不知为何,连带着心里好像也有些失落。但现在的情况让薛之谦无瑕多想,胃部的翻江倒海冲击着他的大脑,一阵一阵地抹去了他的清醒。

终究还是吐了几回,一条热毛巾被搭在了自己的脑门上,那股温暖,似乎透到了自己心底,为心里某个空荡荡的角落,重新填补上了一点什么。

瘫坐在一旁,靠着厕所冰冷的墙壁,似乎让薛之谦的神志回复了一丝清明。

「大张伟。」
「嗯?」
「你知道吗?你是我活下去的意义。」

——————————————————————————
(老文了......刚想起来这里没发🤦🏻‍♀️
(当时本来想着下篇要写心灵鸡汤来着
(结果全洒了......hhhhh
(换成了吻哦~
(照样求心心求评论~

评论(8)

热度(55)

  1. 77703 从 柳絮纷飞时 转载了此文字
  2. 萌萌哒蛋黄酱 从 柳絮纷飞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