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 东凤-第八章-《初次交手》


凤九微愣:“姬蘅是谁啊?名字还挺好听的。”东华帝君头也不抬,伸手替凤九捋了捋耳边的碎发,动作轻柔得让人无法相信这是昔日在战场上那个上阵杀敌的东华帝君。

“她是魔界的公主。”东华帝君顿了顿,又开口问道:“还有谁?”迷谷的手依然捂住双眼,整个人都在微颤着,两只手之间却是不安分地打开了一条缝:“还有一位,她说她叫知鹤。”“知鹤又是谁啊。”凤九不满地嘟嚷着,手里还在揪着帝君的头发。

“这两人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两个美女,还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找帝君,她们是成心捣乱的吧?”凤九没说出口,只敢在心里默念,但她却忘了,抱着她的是东华帝君。

东华帝君不急不慢地抓住了她的手,缓缓开口:“哦,这个时刻很关键?”凤九心中暗叫不好,正嬉皮笑脸地想从帝君怀中逃出来,却被人死死地抓着双手,还补上一句威胁:“你再乱动,我就让她们直接进来。”

凤九的脑海中幻想出自己被两个美女暴打的模样,急忙摇了摇头,乖乖地缩成一团。东华满意地点了点头,却是对着凤九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正当凤九还沉醉在这个笑容时,却没有意识到笑容中的诡异。忽然,凤九听到帝君悠悠地开口:“让她们都进来吧。”凤九的瞳孔瞪得极大,不仅是因为帝君的命令,同时她发现自己的法术被锁住了,想变回狐狸也不行。

凤九尽管还能说话,但她宁愿自己的嘴巴也被封住。“帝君,你干什么?!”“让她们不能再捣乱。”被锁住的凤九不能挣扎,东华帝君还缓缓地腾出一只手,拿起了一旁的茶杯。

凤九满脸怒气,却没有丝毫办法,听着脚步声逐渐逼近,凤九干脆闭上了眼睛,装死是她唯一的办法。

此时姬蘅和知鹤几乎是一路唇枪舌剑地走进来,但是不善言辞的知鹤明显不是说话绵里藏针的姬蘅的对手。两人之间仿佛闪着炽热的战火,迷谷走在前头,光听已经感受到战火弥漫,硝烟四起,丝毫不敢回头,只懂得一味的向前走,当他看到东华帝君时,他觉得自己得到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迷谷虽然捂着眼,但两位吵得火热的公主全然不知。“东华帝君,两位公主到了。”“嗯,你先退下吧。”东华帝君的声音一响,吵闹的声音在转瞬间消失。两人乖巧地低头拱手:“姬蘅/知鹤见过东华帝......”两人的笑容和声音在抬头那一瞬间戛然而止。

姬蘅和知鹤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而干涩,嘴角逐渐石化,一点点地碎下。“东华帝君,恕我孤陋寡闻,这位是......?”姬蘅的定力显然比一旁脸色发白的知鹤要好上几倍,尽管声音还在发抖,但是迷谷是打从心底里佩服她。

“太晨宫的女主人。”东华帝君再次伸出手,替凤九耳边的那缕碎发再次绕回耳后。这次,饶是素有涵养的姬蘅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跪下了。

帝君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手,解开了凤九身上的禁锢。凤九马上坐直了身子,本还想澄清一下,东华帝君却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胡乱说话的后果,就是被堵上。”

凤九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脸通红得像天边的红霞。尽管脸上的热度一阵阵地传到了手上,凤九还是不敢松开,而且坐姿也变得无比乖巧,像个坐在老师案前的学生,端端正正,腰杆笔直,头也低着,嘴蹶得能吊着个瓶子,满脸委屈。

知鹤企图试探凤九的底细:“不知道这位上仙该怎么称呼?”“我......”“你无权知道。”帝君打断了凤九的回答,眼尾一挑,像是有千万把寒冰利刃刺向了知鹤。

知鹤心头一凜,整个人抖得毫无仪态,可她已经没有时间去管,只懂得本能的求生:“是...是,知鹤知罪。”

太弱了,太没出息了。这是姬蘅对知鹤唯一的评价。

暗自在心里摇了摇头后,姬蘅又一次看向了凤九。“这位......莫不是白浅上神的侄女,青丘女帝白凤九?”

“我......我是。”凤九有点慌乱,同时又有点庆幸。自己做了那么久的女帝,总算有人认出来了嘛,还好还好。

白,风,九。姬蘅低着头,心里把这三个字嚼得稀烂,又骂了个痛快。她低着的脸依旧波澜不惊,一面行着礼,一面悄悄掐着自己的掌心,让自己平静下来。

“魔族公主姬蘅,见过青丘女帝白凤九。”

我姬蘅,在此发誓,一定会找机会,把你毁得一干二净!

低眉顺眼里闪过了一丝阴霾,谁又能想过这样的阴霾,差些许就能惹出大祸。

——————————————————————————
(妈呀我终于更了!!!!!
(虽然很短小.......
(之前写了一半 没睡码完了
(姬蘅就是神助攻嘛……
(求心求评论~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