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汤薰-燃烧的初见

内海跟着草薙前辈给的地址,找到了第十三研究所。轻轻地推开了门,却发现里面一片漆黑。忐忑不安的她才走了两步,就启动了某些开关,气体喷涌而出,所有人井然有序地开灯,关掉喷剂,只有她一个人不知所措手忙脚乱地叫嚷。 几个带着护目镜的学生盯着她,她带有歉意的声音表明了来意。忽然众人之间分开出一条通道,一个满脸冰冷气息的男子走向她。一米八的个子使她必须仰着头看他,帅气的脸庞在她的眼前不停放大,使她愣住了,无法动弹。男子不停的凑前,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脸,忽然响起他的声音,「生面孔。」

她愣了几秒,才想起此行的目的。「请汤川老师帮帮我吧」「不可以,老师他还要做实验」这个皮肤黝黑,看上去有些年纪的男人阻止了她的念头。她不停地向汤川学求助,但都毫无作用,直到她说出不可思议这四个字。

「不可思议?谁又能证明。1951年4月2日,佛罗里达州圣彼特堡 一名叫美亚莉里莎的67岁女性,在自家房间里突然燃烧起来,仅仅几分钟就燃烧殆尽了。1982年10月15日,在英国的南安普顿,一名叫吉莹萨费荧的女性突然喷火,头部燃烧。最近来说的话,在1998年的8月24日,悉尼一名叫阿迪斯菲浦斯的女性在车中瞬间自燃。这些人体自燃现象在世界上是被人亲眼证实过的」「对,就是这些超自然现象」「超自然,你可真会说些奇怪的话呀,现象中一定有解释的原因」汤川顿了顿,「现场有火花吗」栗林还在极力挽留:「新闻说是因为烟花引起的!」「就凭那种烟花,颅骨会烧成炭吗」内海的眼睛里闪过得意,她知道汤川学已经有兴趣了。

她和汤川学到达了现场侦察,内海除了获得“说话风趣”这个“称赞”外,她终于发现汤川学奇怪的地方。看到汤川学的笑容后,她满脸期待地等待答案,却换来一阵笑声和一句完全搞不懂。

在草薙前辈的支持下,内海坚持住了。她四处收集证词,打算找汤川学帮忙,便溜进了课室里。「你,你来回答,利用微波照射引起水分子内部振动使之产生热量的家用品是什么?」「啊?」内海愣在那里无法思考,直到汤川学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她才挤出了一句超声波微流,被汤川学的一句微波炉和阵阵的笑声结束了这个漫长的过程。

她和汤川学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内海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把她比喻为狗粪便的男人。「真想逮捕你啊。」「也好,监狱里会让我的专注力更加强,有助研究」内海是彻底没辙了,放弃了对抗汤川。

她在侦查时高兴地发现了汤川的弱点—「你去问,我讨厌小孩」但内海很清楚的看见汤川学眼里除了厌恶还闪过一丝,害怕。她心里暗笑,面上不悦地走向那个可爱的小女孩。「红色的线?像叔叔那么高吗?」内海偷偷看了一眼汤川僵住的脸色,笑着向小女孩解释:「还是不要指着叔叔那边了,他害怕小孩喔!」「不是害怕,是讨厌」在确认女孩放下了手之后,汤川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当然,这只是因为内海还没见识到汤川记仇能力之前所做的傻事)

但是汤川的态度确实让内海生气了。汤川说出真是太有趣的时候,内海的脾气终于出来了。「他才二十岁啊!这是一条人命,一件案子,而不是为了让你高兴才发生的事情!」伴随着内海远去的脚步声,汤川终于意识到自己惹怒了内海。「栗林,你试过惹怒女人吗?」栗林阻止汤川的期间汤川忽然开口了,而且很莫名其妙。「我还被人用板砖拍过呢。不过老师不是从来都不在意自己惹怒别人的吗?怎么这次……」

内海在同时间正在向法医城之内抱怨。「什么天才,分明就宅男嘛。我还是自己查吧,讲理根本就没有用。」「讲理讲不过就用女人的武器呗」城之内调皮地向内海眨了眨眼睛。在收到汤川的奇怪信息后,内海直奔第十三研究室而去。

汤川老师居然会说对不起!?内海虽然跟他接触不久,但是直觉告诉她他是一个不会道歉的人。然而他拒绝透露答案时,她肯定这个不是假的汤川学。于是她按照昨晚电视上播放的桥段,把里面的情节演了一遍,在汤川给的手帕下遮掩着她那双充满笑意的眼睛。

她终于在实验场所见识到实验的强大。她连忙赶回局里,把误杀的罪名安在了犯人身上。在草薙前辈提醒下,她连忙赶去还在进行实验的实验场所那儿阻止汤川的行为。草薙叹了口气,「媒人不容易当啊」然而当她赶到现场后,实验成功地将人头烧起来。汤川激动地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内海弄得一愣,又在汤川的提点下才发现这是个谋杀案的事实。

在案子完结后,内海去找汤川打算谢谢他。这次他改了口,在内海提到狗大便的时候,他说:「在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这么没素质的话。」内海正高兴的时候,又被汤川一句你的等级是D,浇了一头冷水,气冲冲地离开了食堂。汤川回到教室,在电视上却看见了那个似曾相识的桥段。「真的是完全不可理喻。」汤川把仇记下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