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汤薰-第三章-《遇上你,不枉此生》

内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她脑子里全是刚才和汤川对话的画面,想到了最后那个爱字,内海好不容易褪下去的红晕再次飞上双颊,心跳响得快要盖过世界上一切的声音。内海仰望着家里的天花板,缓缓地打开手中的盒子。那是一双经过精心切割的粉钻耳钉,在家里的电灯泡照耀下散发出璀璨闪耀的光芒,叫人无法挪开眼睛。内海不由得看呆了,稍稍清醒过来的她坐的端正。答应,还是不答应呢。内海呢喃着。汤川是如此完美的人啊,典型的高富帅、全能、会做菜。可是内海总觉得这是一场梦,一年未见的距离,让她觉得这个表白太过于虚无缥缈,完全没有踏实的感觉。内海洗了把脸,美国的时差使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沉思着,一夜无眠。

汤川同样一夜无眠。汤川从内海奔出研究室时已经无法理解。失败了吗,汤川盯着桌子上那杯即溶咖啡的热气发愣。可是内海离开的时候,脸上明显地挂着两片红晕,紧张的神情无法掩盖。汤川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微笑,想着脑子里的内海,真可爱。汤川边喝着咖啡,边收拾着研究室,却全然不知刚才自己的微笑,把正想进门的栗林吓了一大跳。栗林小心翼翼地进了门:“老师...我是回来拿东西的。”“唔。”汤川应了一声后继续思考着刚才的问题。正想往外走的栗林被汤川的一声呼唤吓了一跳。“栗林。”“老...老师有什么事吗?”栗林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那么的惧怕。汤川缓缓开口:“如果一个女人收到了钻石耳环,而且是自己喜欢的颜色,她会有什么反应?”栗林虽然不明白汤川的用意,但还是回答了:“要是我的老婆收到了钻石,肯定会扯着我一顿狂亲,再给我做一顿大餐,然后把我像皇帝一样侍候着。”栗林想了想这个美好的画面,再回到残酷的现实。“老师...还有什么问题吗?我老婆还要我去买菜呢。”栗林想了想母老虎的凶狠神色,不由得一颤,急步向外走。可是他依稀听到汤川的自言自语:“为什么她的反应那么不一样呢?果然她还是毫无逻辑啊。”栗林一愣,老师不会是送钻石给女人了吧。转念一想,栗林一笑,这件事会发生的机率应该比他的论文拿到A+还要低吧。

第二天一早,内海就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回到警视厅。草薙“经过”她的座位,看到了那两个黑眼圈,就想着逗她一下:“内海,看来你和汤川昨天玩得挺嗨啊。”内海虽然重度睡眠不足,但是她的神志还是能勉强保持清醒的。“草薙前辈,我只知道昨天汤川老师说了很多你以前的事迹啊,要不要我跟樱子小姐分享一下?”草薙想到城之内拿着刀的样子,就闭嘴求饶,不过他在回办公室前还是嘟嚷了一句,这德性怎么跟汤川越来越像了。

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地传进了内海的耳朵。内海虽然不像昨晚一样害羞,但还是把脸埋进了手心。碰巧城之内拿了可可粉想送给内海,就看到了她这个样子。“小内海,怎么啦?”内海一下子忘了“城之内樱子”早已变成了“草薙樱子”,结果一句话冲口而出了:“城之内小姐,我昨天收到了...表白。”草薙夫人露出一个奸笑,缓缓开口引导:“是谁呢?”“汤...城之内小姐!”内海惊觉问题所在,却已经晚了。城之内,不,草薙夫人继续带着微笑,放下可可粉后缓步走进了草薙的办公室。内海知道,这下子自己想躲也没法躲了。城之内很快就出来了,犀利的眼神盯着内海,微微一笑:“晚上吃个饭吧,草薙请客哦。”抛下肯定句之后,草薙夫人风一样飘走了。

内海拿着手里的耳钉,犹豫着。她知道待会肯定会看到汤川,而耳钉就代表着她的心意。内海一咬牙,取出了耳钉。到了餐厅,城之内和草薙就站着其中一边的位子。内海叹了口气,坐在了汤川旁边。汤川和内海在使用餐具的时候,肩膀有了不经意的碰撞,两人的心跳也越跳越烈。汤川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内海的耳朵,空荡荡的,把汤川的心也变得苦涩。此时城之内却留意到内海另一边耳朵的耳钉。“内海,你的耳钉好漂亮。在哪买的,我让草薙也买一双。”内海微怔,开口道:“别人送的。”而草薙在此时留意到汤川有些高兴,就制止了还想追问的城之内,两夫妇在眼神的交流下,一脸坏笑地盯着汤薰二人,完成了这顿晚饭。

在晚饭后,草薙和城之内溜得无比的快。内海逼不得已,只好转投寻找汤川,却发现汤川哈着气搓着手站在内海的车前。内海扶额无语,只好打开车门让这个“讨厌冷”的汤川钻进车里。车内的温度比较暖和,两人也因此有点放松。汤川先开口:“耳钉很适合你。两边都戴上应该会更好看。”内海也缓缓地开了口:“老师想让我带上另一边耳钉,就先听听我说的话吧。”汤川听到这里,微微点头,看着内海在车里的灯光照耀下的美丽侧颜。内海舒了一口气:“老师有没有觉得,昨天的事情,好像一场梦?”“梦?”“对,一个不真实的梦。在美国刚回来,也许真的是
太久没看到老师你了,觉得一切都好虚幻,我有一种...失去安全感的感觉。”内海垂下了头,安静地等着汤川的回答。在长时间的沉寂后,汤川把头靠回座椅,忽然问了内海一个问题:“内海,你知道宇宙有多大吗?”内海微怔:“不知道。”“难得地,你答对了一次。没有人知道宇宙有多么巨大。地球,只是太阳系的一小部分;太阳系,只是银河系的一小部分;银河系以外,同样还有很多很多的星体。而人类,却连地球的全貌都难以窥探,那么在这个小小地球的日本里,我们两人又有多么渺小呢?”内海在那一瞬间,好像真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汤川继续开口:“可后来我发现了,那个毫无逻辑的爱。渺小的人类,都是靠着爱来联系的。爱没有质量,也没有长度,更没有大小。这个没有逻辑的爱,好像比宇宙还要巨大。可是爱也很小,小到这个世界里,只剩下你和我。”内海把头转向了汤川,好像有些诧异他会说出“不合逻辑”的情话。汤川继续说着:“所以爱不是梦,是真实的。那么内海,你愿意跟我研究这个课题吗?”汤川盯着内海,内海没有说话,她只是愣了一会,就掏出了那个纯白的盒子,戴上了剩下的一只耳钉。内海也开口了:“爱,是有时间的,也许是七年前,到我们老去的那一天;爱,也是有重量的,那是你和我加起来的重量;爱同样有长度,大概是从我的心到你的心之间的距离。”汤川已经轻轻地拥抱着内海:“看来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研究啊,那么,你愿意跟我一起研究吗?”内海回抱了汤川,答案很简单:“好,研究一辈子。”这个冬夜,他们过得很温暖,暖透了彼此的心。

(各位亲们看完了就在评论里发表一下意见吧-by 一只祈求 互动的🐽)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