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汤薰-第五章-《同居?!》

在城之内的帮助下,内海的脖子上多了一贴。内海捂着脖子出了办公室,就被一脸不怀好意的草薙逮住了。“小内海”草薙一脸坏笑地拿着一个袋子递给内海“下班后把这个拿给汤川吧。”“欸?!”内海马上被草薙吓到了“前辈你不可以自己拿吗?”城之内配合地从法医室里面走出来,缓缓开口:“抱歉哦内海,晚上我们要去吃饭哦。”看见内海想要再度开口,草薙及时地开口:“弓削也不行,今天是我们草薙家的家庭聚餐。”内海看见自己唯一的后路断了,欲哭无泪地接过袋子,默默地回去自己的座位。

内海的好奇心完全地投放在袋子上。从袋口可以看到一个文件夹和几张纸,但是袋子上的胶带粘的牢牢的,打开后一定会被人发现。手机的屏幕忽然亮了起来,使内海放弃了继续探索的念头。信息是发自内海在国外公干的朋友的,内容大意是她要回来了。内海越往下看越吃惊,到了最后自己发出的尖叫声甚至吸引了局里其他人的目光。内海鞠躬抱歉后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惊讶。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朋友是从地狱里来的,要把她带回去地狱交差。内海收到的信息是这样的:
———————————————————————————
小内海:
我要回来咯!不过这次我带了一个人回来,所以很抱歉地,你要找房子了!可是我还要提醒的是,我大概后天就要回来了,所以...我回来后憋打我,我一定会带满满的特产回来双手奉上的!记得找房子哦!啾咪!
———————————————————————————

内海在重大的打击下,颤抖的手打开了找房子的网站。内海憋屈地想自己好像不能怪责朋友,毕竟对方已经把房子免费给她住了那么久,现在物归原主也是正常的嘛。可是三天都不够的时间内要找房子实在太难了吧?而且又要租长期的,能停车的,真麻烦。内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暂时放下鼠标走向茶水间。这时草薙也刚好从法医室出来,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内海亮着的屏幕和手机。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忽然草薙心情大好,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拿出手机发出信息。看着信息已发出的通知,草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邪笑。

警局的下班时间到了,内海拿着袋子开往帝都大学。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敲起了跟以往意义不一样的大门。开门的是沙江子,内海看见对方有些惊奇。“沙江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毕业了吗?”沙江子听到后脸颊泛起了红霞,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其实我是来发喜帖给老师的。”“欸?!”内海看着面前的沙江子,有些发愣。缓缓地踏进了研究室,内海仔细地看了看沙江子的氛围,果然是快要结婚的新娘子,整个人的感觉都变了。沙江子向内海也递出了一份喜帖,内海再次吃惊:“欸,我也有吗?”沙江子说:“对啊,毕竟当初内海警官帮了我和长谷部很大的忙呢,所以你也有一份。”沙江子却在递喜帖时发现了一件事:“欸,内海警官的脖子受伤了吗?”汤川写着黑板的手顿了顿,面向黑板的脸露出一抹没人看见的邪笑。内海想起早上的事,马上拉下脸说:“对啊,早上被一只超级无敌烦人的蚊子叮了,到现在还没消退,待会还要买蚊香呢。”汤川再次回复扑克脸,放下粉笔回到座位上用眼角的余光盯着内海,思考着草薙发来的信息。内海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开口问道:“为什么沙江子来实验室会带上了我的喜帖呢?”“额,我也不知道诶,可能是因为我觉得在实验室肯定找得到内海警官吧!就这样了,我还有好多喜帖要发呢,再见!”沙江子飞快地走出了实验室,而汤川敲着键盘想着要给多少礼金给沙江子和长谷部。

内海发现现在只剩下自己和汤川,心脏的声音再次变得清晰无比。努力地稳住自己的心跳后,内海把袋子递给汤川:“草薙前辈要我给你的。”然后内海重重地叹了口气,继续浏览着找房子的网页。汤川打开袋子里的文件夹,先看见的是一张显眼的粉红色便条纸。汤川皱了皱眉,看见上面写着《内海攻略手册》,打开里面第一页是城之内的留言:
———————————————————————————
汤川教授:
在过去的七年里,你已经失去了很多机会了。到了现在,就连我和草薙在过去分分合合了那么多次也再次走到一起了,所以不要再失去任何一个机会了,后面的全是关于内海的大小事以及喜好兴趣等等的东西,好好研究吧!
by草薙俊平&草薙樱子
———————————————————————————

汤川把这份文件郑重地放在公文包里,却看见内海还在唉声叹气地找着房子。汤川托着下巴敲了敲桌子,拿着公文包缓缓地站起身,在内海背后幽幽地开口:“去吃饭。”内海吓了一跳,不得不放下手机,拿起袋子去停车场。坐在车里内海才想起一个问题:“我们要去哪里吃饭啊?”“我家。”汤川平淡的声音就像在平地里的惊雷,把内海的因疲惫而带来的一丝睡意彻底击走。“欸?!为什么?!”内海彻底愣在那里,无法平静。第二颗惊雷再次响起:“不过你可以先回家一趟拿行李,吃完饭再带你去新住处!”“欸!!!!!!!!!!”内海这次是完全被吓到了。“什么时候知道的?”“下午,草薙的信息要看吗?”汤川使出典型的过桥拆桥,成功地让被恨上的草薙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内海在无法选择的情况下只能乖乖地开回自己家收拾行李。与此同时,汤川在车上掏出了草薙给的文件夹,开始仔细地翻阅了起来。当内海下楼时,汤川早已看完了整本攻略了。内海被蒙在鼓里地继续把车开往汤川家,把车停好后才发现汤川已经坐在座位上睡着了。内海看着汤川沉睡的脸庞,就像七年前调查鬼火的时候一样,深深地迷恋着。只不过现在关系...开始不一样了呢。内海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

汤川刚睁开眼就看到内海一脸痴笑的样子,不由得赞叹着自家女友的可爱。内海还没发现汤川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人吻住了。尽管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但是沉浸在幸福里的内海很快就泛起了红霞。“一射入魂,看来射中红心了。”汤川边笑着边下了车,顺带把内海的行李箱也从车尾拿了出来。看着手中的行李箱,汤川又是一抹邪笑。内海还没缓过神来,就已经被汤川拉下车了。内海的害羞仅仅维持在到达汤川家之前,因为一打开家门,内海的心就随着美食飘走了。

“哇!都是我爱吃的菜!”内海还在慨叹着汤川的神奇之处,但人已经凑到了餐桌前嗅着美食的香气,把汤川和她的行李箱直接晾在了门口。汤川也没表现出什么,只是脑子里在想什么,内海就不知道了。只是内海刚想开动的时候,和上一次一样毫无意外地被汤川的一句“洗手”打断了。汤川把行李箱留在了原地,待会儿她自己发现会更有趣吧,汤川心想。两人在洗手后,开始了两人共同的晚餐。“很好吃啊!”内海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没你做的好吃。”话虽如此,美食当前,内海还是把嘴巴塞得满满的。“从午饭到现在已经相隔了七个小时”汤川继续说着:“如果我亲自做饭的话,就要再加上一个小时。在基于人体的健康层面来看,为了美食而拖延吃饭时间是不科学的,所以这是清洁阿姨做的饭。下次我再自己做。”内海微愣,这是解释吗。不过这样的解释,好像莫名其妙地很暖心呢。晚饭过后,汤川从柜子里拿出的单一麦芽苏格兰威士忌酒,让刚才撑得连水都喝不下的内海双眼放光,灌了不少酒下肚。过不了多久,内海已经变得醉醺醺的。汤川失笑,看来草薙说得完全没错,明明酒量不是很好,但对麦芽威士忌却情有独钟。“额,我看到了...两个...”内海数着她看见的汤川数量,说到一半就以“碰”的一声结束了她仅剩的意识。

第二天清早,内海是自然醒的。“头好痛”内海扶额,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深灰色的天花,印着一些类似星座的图案“挺好看的”内海还没完全睡醒。忽然,内海意识到一个重大的问题“这不是...汤川的主卧吗?!”

(这次有点短,各位亲们将就看吧
(文短进展多哦
(继续接收热度关注回复的🐽 送上这份迟来而且迷你的元宵礼物)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