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汤薰-第六章-《情人节(上)》

内海彻底在主卧里醒过来。宿醉引起的头痛环绕着内海的脑袋,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更清醒一点。床头柜放着一杯蜂蜜水,头疼得她来不及多想就捧起来咕噜咕噜地吞下肚子。一不小心,内海把些许蜂蜜水洒在了衣服上,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换了。内海愣了三秒,发出的尖叫快要刺破自己的耳膜。她用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脸,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忽然,她听见自己熟悉的手机铃声,心里安定了一些。打开一看,发现是来自汤川的来电。内海迟疑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终于醒了?”“对啊。”“蜂蜜水喝了?““喝了。”内海觉得现在自己回答问题的紧张感比面试警察的时候还要强烈。汤川的声音再度响起:“对了,厨房里最左边的第一个抽屉里有头痛药,要是头还疼就自己拿来吃,每次两粒。”“好。”内海感觉暖暖的,汤川毫无起伏的声音里透露着浓浓的关心,给了她不少安全感。内海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个...不是有书房的吗?为什么我...会睡在主卧里啊...而且衣服...”内海的声音越来越小,脸的温度也越来越高。电话那头的汤川敲着键盘的手一顿,接着缓缓地向电话另一头的内海扔出几个惊雷:“第一,客房的床褥套被清洁阿姨洗了,所以你没有选择。第二,昨晚你把威士忌当水喝之后,吐在了自己身上,只能换掉衣服。另外我让草薙请了假,你可以选择把行李放好,或者回警局销假。”“欸?!所以...所以我的衣服...”“我换的,有什么问题吗,我没忘记的话我们从2月5日的22:36分起就是男女朋友了吧?”内海怂了,不过听到男女朋友这四个字的时候内海还是不争气地害羞了。忽然内海想到昨晚汤川明明说过要带她去新住处的,难道?!“你说的新住处...就是你家?!”“有什么问题?”汤川打了个喷嚏,继续回答着内海。内海反倒被噎住了,无法反击。发现被骗的内海生气地对着电话另一头吼:“你这个坏蛋!”然后气冲冲地挂了电话。另一头的汤川在高分贝下移开了电话,然后发现自己被人挂了电话。汤川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自己不仅让出了卧室,还因为她而在这依旧带着点寒气的天气下洗冷水澡降温,现在居然还被人骂。果然,内海和爱情都是不合理的。

汤川不知道自己抛出的惊雷同时炸到了二楼的学生们。研究生A:“汤川老师在和谁说话啊?男女朋友诶,还同居了!”研究生B推了推眼镜:“我听以前的师兄师姐们说过,好像是叫内海的警官。”研究生C:“好想看看师母什么样子。不过这天大的八卦应该藏也藏不住了吧。”一堆人站在楼上议论纷纷,而汤川居然视而不见,这让刚进来的栗林助教吓得不轻。匆匆走上二楼,栗林阻止他们:“你们在干嘛!快继续找资料!”“栗林助教,你知道吗?汤川老师跟一个叫内海的警官同居了!”“内海?!那个大麻烦?!不会吧!”栗林不敢相信这件事,更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对待内海这个身份大大提高的麻烦制造者。于是研究室里就变成了以下景象:汤川老师坐在电脑桌前思考,栗林助教在二楼来回踱步,研究生们议论纷纷。

而造成这一切的内海全然不知。气鼓鼓的内海在吼完后还是不消气,又锤了几下枕头才感觉好一点。挂完电话后,内海发现原来有十几个汤川的未接来电,不由得有的小小的愧疚,接着看还有好几个人发来的信息。第一个是草薙前辈的:内海啊,没想到进展那么快啊,看好你哦! 内海扶额无语,紧接着显示的是城之内发来的信息:看来你是被吃定了,房子也不用找了吧?内海忽然意识到自己要找房子的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公诸于世了。第三个信息是来自她的好朋友,也就是原本的房子的主人,宫野千夏发来的:小内海你找房子的速度真快啊!我有要事提早回来还想让你住酒店呢,没想到你办事效率变这么高了,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内海苦笑,自己好像完全没有退路,只能住在这里了。内海在收到信息后想想了草薙两夫妇的目光就打消了销假的念头,开始收拾起行李。把衣服挂在衣柜后,再把其他洗漱用品放好后,内海忽然觉得现在的生活感让她很踏实,很满足。但她还是在短时间内无法脸不红心不跳地面对汤川,所以她选择了能躲则躲的方案,一转眼,就快过了一个星期了。

内海在城之内提醒下才想起明天是情人节的事。“对哦,那你要记得提醒我下班之后买巧克力哦。”“买什么啊,当然是自己做咯!”“可是我做出来的...”“那你就需要我这个特训了。”城之内调皮地冲着内海笑了笑。第二天,是情人节的到来,内海还是早早出了门避开了汤川,不过下班的时候,目的地改成了帝都大学。想起城之内说的话,内海拨通了汤川的电话。城之内说“他还没说过我爱你吧”“你要想办法引起他的注意在让他说啊”电话拨通了,内海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紧张地尝试开口:“汤川”“怎么了”汤川收到电话后终于安心了,这个不合逻辑的内海,想了解她的心思简直比推翻四色定律还要难。电话的那头,内海有点紧张地再次开口:“在你的理论中,没有事情是不可思议的吧。”“没错,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来问这个,又有案子了吗?”汤川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没想到内海的问题让他愣住了。“不是案子,而是...我觉得让你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是不可思议的吧?。”内海鼓起勇气,有点生气又想和汤川和好的语气渗透在她的话里。汤川勾起一抹微笑,却全然不知他那抹嘴角的弧度让整个大教室的女生都快要昏过去了。电话这头的沉寂,让内海的心直直地往下沉,本来就自信心不足的她更是感到失落。内海干笑了几声:“看来还是...”“我爱你”汤川深吸一口气继续说着:“没有事是不可能的,就像我和你也已经走到了一起,。所以,作为我的女朋友,请给自己一点信心,也给我一点信心,好吗?”内海早已被惊住,心里面则是无限的甜蜜。原来爱真的那么美好,那么容易就能温暖一个人的心。“嗯,万事皆有因。你在哪,我去找你,有东西要给你。”“我在大讲堂。”内海停下了脚步,随即爆发的声音引人注目:“你是说,你在那个充满女学生的课室里跟我讲电话?!”汤川不以为然:“有问题吗?”“你是想让我不用再来帝都大学了是吧?以你的威力我现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民公敌啊!”“哦,很好不是吗?”汤川的笑容再次绽放,可是这次女学生们只能怨恨地咬牙切齿。汤川拿起公文包,快步往外走:“那么只能去研究室咯。”“没错!你给我用光速滚过来!”内海快气疯了,跟汤川谈恋爱简直比跟老妈讲道理还要难。汤川依旧走着,但他的回应让内海更生气了。“人是不可能达到光速的,光的速度为每秒299792458米,而世界纪录保持者保特的记录为9.58秒一百公尺,所以...”“汤川学!你再讲道理我就回家了!”“回家还是会见面的。”“你...可恶!(嘟...)”汤川学在零点零一秒后反应过来自己被挂了电话。“真是没办法啊。”叹了口气后,汤川继续迈着前往实验室的脚步。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