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汤薰-第八章-《噩梦》

内海沉沉地睡去,进入了她的梦乡。那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把天空也映成了白色。雪已经到了小腿的高度,本该挤满了人的滑雪场,因为一件案子的发生,只剩下了有嫌疑的数人。内海叹息着自己美好的圣诞假期毁在了案子手上,副驾驶座上的汤川依旧假寐着,一如既往地沉睡不语。两人下车后,内海还在这个一片纯白的世界中发愣,汤川早已走进了滑雪场的大本营里,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暖和起来。内海失笑,多年来的“讨厌冷”还是没有改变。

内海也走进了木屋,找到了草薙前辈,同时也明白到案情的严重性。这是一宗离奇的案件,死者被发现的时候在厚厚的雪堆上,四周没有半点脚印。草薙明显地意识到案件的严重性,内海同样地陷入了沉思,正打算先研究笔录,却发现汤川正悠然自在地喝着咖啡,看着杂志。内海有点气恼汤川的悠闲,偏偏汤川目前来说的确没有事情可做。内海鼓着气去研究笔录,也没发现出什么端倪来。毫无头绪的内海只能乖乖地向汤川求救,却换来了汤川冷冰冰的回答:“不去。我讨厌冷。”内海难得地反驳了汤川:“我早就料到了,我有办法。”汤川不由得一愣,一抬头就看见那双闪着光芒的眼睛,神情就有如一个希望得到奖励的小孩。

草薙正在现场检查,忽然草薙听见了汤川的声音。草薙讶异,一转头,确实看见汤川站在他身后。不敢相信的草薙揉了揉眼睛,反而被自己的手给冻着了。汤川木无表情地检查着现场的环境,直接把还是一脸吃惊的草薙晾在那里。草薙看见汤川丝毫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就找到了另一个突破口。“小内海你是怎么做到的?!站在那里的真的是那个怕冷的汤川学吗?”“其实方法很简单的,我把二十包暖宝宝放在了汤川老师的衣服里了。”“暖宝宝?还能这么用啊?”草薙有些不解地搔了搔头,不过看着站在雪地里的汤川,破案的斗志再次燃起。汤川围着滑雪场的四周绕了一圈,内海就像个小跟班一样,跟在汤川的身后。再次回到了案发现场,汤川用手比了比木屋和不同地方的距离。忽然,汤川就如往常一样,顺手地抓起了一根树枝就开始在雪地上写着公式。内海还没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暖烘烘的木屋里,犯人也已经被逮捕了。内海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看着坐在火炉旁的汤川,想了想,自己的圣诞假期好像也没有白过了。又是一眨眼,内海发现自己再次站在雪地中。这次汤川就站在她的斜前方,身子居然成了诡异的半透明。内海吃惊,向着汤川的方向走着,却发现自己怎么努力也碰不到他。忽然认识的人一个个出现在内海的身边,慌张的内海急得快哭了出来。“你们能看见汤川吗?”“内海,谁是汤川啊?”内海听到这句话,仿佛一下子掉进了冰窖里,跌坐在雪地上,使不出半分力气来支撑着身体。忽然,身边的人也一个个消失,换成了一张张诡异的笑脸。大大的讽刺的笑容挂在内海的四方八面,雪地也变成了火焰。在阵阵的嘲笑声中,内海满身冷汗地从梦里醒来。

内海拿起身旁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只有凌晨一点多。再次躺下的内海开了床边的台灯,看着客房的四周,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薄荷味道,内海再次平复了下来。内海拿过手机,打开了line,发现汤川还在线上,便一口气发了好几个信息。“你怎么还没睡”“又在看研究报告吗”“我刚才做噩梦了”“求安慰”。内海等了半响,却是发现信息都扔进了死水里,毫无回音。内海眼看着没人管自己,只得叹了口气,关了灯后翻了翻身边再次入睡了。还没睡沉的内海忽然觉得自己悬空了,想扯过被子却找不到。内海不满意地向“墙壁”靠了靠,发现这个“墙壁”暖暖的,就往里面再靠了靠。找到了一个舒适的角度后,内海带着微笑再次沉睡。而某位被当作墙壁的人抱着内海,把内海轻轻地放在了主卧。看着内海熟睡的笑脸,汤川不由得失笑,被这个笑容晃得失了神。

第二天的时候内海是被闹钟唤醒的。缓缓地睁开眼的内海,发现自己再次被搬运到主卧,本来内海也觉得没什么,只是自己想要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像被扣上安全带一样压的死死的。顺着这只手的方向转过身,内海用力地压住自己的尖叫声,想逃离案发现场。可是身高一米六的内海在一米八的汤川面前尤其娇小,根本使不出什么劲。这些小动作也弄醒了汤川,内海只见汤川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神让内海觉得她仿佛是一只被盯上的猎物,但她这只猎物却毫无骨气地沉迷在猎人的颜值里。汤川玩味地勾起一个微笑:“看够了吗?再看可是要交费的。”内海回过神来,想要逃跑的她却无法挣开汤川的手,只能一脸幽怨地看着汤川。汤川思考了一会儿,忽然亲了内海一口。在内海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的时候,汤川早已悠然自在地走向客厅。内海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偷袭了。满肚子委屈的内海忽然想起今天还要上班,想打开手机看看时间。不料,一条信息让她的大脑轰的炸开,愣在那里。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