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东凤-第二章-《她待我如何,我如何待她》


凤九麻利地切着菜,却全然不知她五百年来日思夜想的东华帝君就站在她的身边。东华帝君隐了身,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的小狐狸。五百年了,小狐狸终于再次站在了他的面前。五百年对神仙来说不算什么,他的小狐狸也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只是她的脸上,没了笑容,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沧桑。

东华帝君仔细地看着凤九,头发还是像以前一样,像丝绸般柔顺,眼睛还是像以往一样明亮,却又带着几分黯然。没了笑容的脸,失了几分生气。东华帝君不自主地伸出了手,想再次抚下额间的凤尾花,却又在快碰到凤九的时候,缓缓地放下了手。

凤九还在想着东华帝君已经出关的事,还在失神的她很顺利地切到了自己的手。“诶呀!”凤九的惊叫声和血迹在东华帝君看来很是刺眼。有那么一瞬间,东华帝君就要暴露自己了。他很快地恢复理智,在有人要进来时捏了个诀,替凤九止了血,凤九也很顺利地认为这是姑姑为她疗的伤。白浅看到凤九手上的伤口愈合,有点诧异,又有点了然。

“你这个侄女还真让人不省心啊!”白浅十分无奈,又无法怪罪于她。“姑姑,我......”“行了,我知道了,团子,带你的傻姐姐回房吧。”白浅叹了口气。团子不情不愿地走了过来,扁了扁嘴,“凤九姐姐的伤是好了,可我肚子还饿着呢!”团子只敢小声嘟嚷,就领着凤九回房了。白浅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倒了两杯茶。“东华帝君您老人家站了那么久,也该坐一下吧?”帝君现了身,也不诧异,同样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

白浅盯着东华帝君,缓缓开口:“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我就不多说了。你现在对我侄女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思?”“她待我如何,我如何待她。”白浅悬着的心放下了些,却还是觉得不妥:“可那三生石......?”“我自有办法。今日时间也差不多了,本帝君还是先回去了。到时候宴席上自会和白浅上神再次见面。”东华帝君再次消失。白浅也管不了了。只是她想了想,被昔日的天地共主叫姑姑,好像还挺有趣呢。于是夜华刚踏入厨房,就看见对着空气微笑的白浅。夜华搂住了白浅,轻声问道:“在想什么呢?”“也没什么,只是我看你以后的地位啊,可是比天君还要高了。”夜华微怔,但当他看到桌上的另一个杯子,又想起刚从厨房出去的白凤九,也就了然于心地露出了微笑。

而此时,凤九和团子正在房里。团子看着再次失神的凤九姐姐,重重地叹了口气。凤九神情恍惚,刚才,好像感受到东华帝君的气息了,是错觉吗?凤九露出苦笑,又摇了摇头。果然,还是错觉吧?不过这五百年也就是靠着这错觉坚持下去的,倒也早已习惯了。

团子见状,只能用分散注意力来安慰他的凤九姐姐。“凤九姐姐,团子刚才觉得厨房好奇怪啊,仙气比爹爹和娘亲加在一起都还要重。”凤九怔住,眼睛里忽然有了光亮的神采。“你是说真的?不是安慰我吧?”凤九刚才一直在失神,现在想来,团子说的倒是真的。“当然是真的啦,比真金还真。”团子重重地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方法还挺奏效的,凤九姐姐现在的精神比自己还要好啊。

凤九脸上流溢出无限的喜悦,刚才,真的是东华帝君吗?那自己手上的伤,也是他治好的吧?凤九心情激动,却又有点泄气。既然他都来了,又为什么要隐身呢?难道他不想让她见到他吗?凤九的脸色阴晴不定,团子在凤九的眼前挥了挥小手,没有反应。团子又围着他的凤九姐姐绕了好几圈,还是没有反应。团子受不了凤九的低气压,扁了扁小嘴就跑了出去找老凤凰和舅舅了。

东华帝君继续隐着身,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凤九的房里。看着时而高兴时而失落的凤九,帝君失笑。手了又捏了个诀,淡紫色的雾气似有似无地笼罩着整个房间。凤九渐渐昏睡过去,在这片雾气中,帝君现身了。抚了抚凤九额间的凤尾花,帝君把他的小狐狸放到了怀里。睡得正沉的凤九被移了位置,有点不悦地翻了翻身。凤九在梦里觉得这个怀抱好熟悉,想了想,又好像不太可能。只是这个梦,很美好。看着凤九在梦中露出的微笑,东华帝君竟是看得晃了神。轻轻的一吻落在了凤尾花上,一切恍如五百多年前的模样,只是这次,没有泪水,没有悲伤,他们再也不用分离。

淡紫色的雾气已经散去,可凤九依然睡得香甜。所以,刚要折返回房里拿东西的阿离就在门外看见了这样一幕:凤九姐姐描述的那个紫衣银发的东华帝君一脸宠溺地抱着自家沉睡的凤九姐姐。阿离觉得,自己很快会有小表侄了。阿离走到娘亲的房间,一脸严肃地说出的话让白浅喷了夜华一脸的茶。“娘亲,你说我的小表侄该叫什么名字好呢?”夜华用袖子擦了擦脸,慢慢地吐出一句话:“东华帝君是有名的行动派,今日总算见识到了。”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