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东凤-第四章-《保护》


凤九在早上是被她的姑姑唤醒的,身上还盖着厚厚的被子。被摇醒的凤九先是看到团子的脸,再是她姑姑的脸。“小九,快起来,我们要去参加子阑师兄还有胭脂的大婚了!快起来!”听到这里,凤九猛地坐了起来,带着一连串的铃铛声,匆匆地赶去梳洗。白浅像是被她的速度吓了一跳,转头看向团子,只见自家儿子一脸不以为然地坐在床边晃着小短腿。

“团子,知道你的姐姐发生什么事了吗?昨晚哭过?”白浅只能询问眼前的小不点,而她的儿子也一如既往地语出惊人:“我只是说帝君......我还是喊爷爷吧!我只是说他快要娶亲而已嘛!”说着这话的同时,团子早已奔向了桌上的水果了。白浅不由得明白为什么凤九会哭,不由得一把扯过儿子,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小屁股。

“娘亲你又打我!我哪里有说错啊,帝君爷爷分明就想......”凤九走出来后才刚听到这里,团子就被白浅又一次地捂住了嘴。凤九的神色再次阴晴不定。一面是天族太子说帝君要娶亲,一面是昨晚梦里头的那个帝君说要娶她,凤九根本不知道如何要选出哪个才是她心中正确的答案。还在晃神的时候,白浅早已准备好一切,更是顺便用仙法把凤九的衣服也换了,避免迟到。

凤九一路浑浑噩噩地到了昆仑虚,心中的天平还是晃个不停。忽然,凤九听到了一把熟悉的声音。“小殿下,不,该叫青丘女帝了,司命星君见过女帝。”司命脸带微笑地向凤九拱了拱手,完全按照了天宫的礼仪,带着几分客套和疏离。而凤九也感受到了司命的态度,但在众人面前,终究没法将疑惑说出口,只能带着满肚子的疑问,端端正正地回了个礼。

直到新郎和新娘都按照凡间的仪式拜过堂,宴会才正式开始。“娘亲娘亲,为什么子阑叔叔和胭脂婶婶要按凡间的礼数拜堂啊?”团子把埋在碗里的头抬了起来,悄悄地问他的娘亲。“哦,这个嘛,师兄说他们是在凡间认识相爱的,所以才用了凡间的礼数。”白浅虽然回答着团子,但眼睛却一直盯着心不在焉的凤九。

凤九此时低垂着头,看着碗里的美味佳肴,却从未咬过一口。“为什么......帝君没来呢?难道是为了避开我吗?不至于吧……”凤九一手拿着筷子搅动着碗里的食物,一手撑着头,只懂得失神。终于,司命星君向子阑上仙交代好一切,回到了大厅。凤九也顾不得什么礼仪,直奔司命星君的方向而去。把司命拉到了一个角落后,凤九也不管司命要说什么,只懂得问他:“帝君在哪里?他原本不是说过回来的吗?”司命看着凤九,略带歉意的拱了拱手:“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原因。帝君只交代好贺礼就离开了太晨宫了,并没有说别的。”

凤九顿时松开了扯住司命袖子的手,两只手像没有水分的杨柳枝般垂了下来。凤九只懂得低着头,毫无生气地往前走,连后来司命说了什么也都听不进去了。凤九失魂落魄地回了座位,司命也只能紧跟在后。“在下司命星君见过白浅上神。”司命星君先是拱了拱手,再是绕到了白浅的旁边,提出请求:“还请白浅上神借一步说话。”白浅看见凤九像个娃娃一样呆坐着,心里也就有了一丝了然。“团子,看好你的凤九姐姐。”白浅最后一句是凑近团子的耳朵说的:“不然你的小表侄可就没了。”团子听了,马上用力地点头,做出了保证。

白浅和司命刚走到了角落里,白浅就直截了当地说:“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绕圈了吧。说吧,东华帝君托付你什么了?”司命只是愣了半秒,就回答了白浅。“回白浅上神,东华帝君让小的告诉白浅上神,三日后请必定要把小殿下禁锢在青丘的狐狸洞中,让她无法接触任何外界的消息。到了那时,上神也会自然明白帝君嘱咐的原因了。”

白浅和司命各自回到座位,白浅就看见团子正着急地到处跑,便一把扯过自家儿子,捏着他的小圆脸审问他:“团子,娘亲我不是让你看着凤九姐姐吗?她在哪儿?”团子委屈地扁了扁嘴:“凤九姐姐她刚才忽然说要去茅房,那我总不能进去吧?我只好站在门外干等着,可是当门再打开的时候,凤九姐姐已经不见了,回来找也找不到她。”团子委屈得快要哭了,他的娘亲却还是捏着他的小脸。忽然白浅像想到了什么,把团子抛给了隔壁桌的司命,只扔下一句“看好团子”便闪身去了九重天。

此时九重天的大门外,凤九正和大门的守卫争执着。“放我进去,我可是青丘女帝,还是这九重天上太子妃的侄女!快放我进去!”凤九的声音传进了白浅的耳朵里,白浅叹息着摇了摇头,走向了凤九。“姑姑你来了!”“见过太子妃娘娘!”凤九和守卫的声音同时响起。白浅向守卫们罢了罢手,示意他们起来。凤九一脸着急地告诉白浅:“姑姑,他们不放我进去!快带我进去啊!”

忽然,一直没说话的白浅严厉地吼道:“跪下!”凤九见姑姑生气了,只能乖乖地跪下了。白浅见状,声音也放缓了几分:“你可知错。”“凤九不知!我一定要找到帝君,他不可能什么都不交代的,我一定要找到他!”凤九不服气地争论。白浅再次严厉了起来:“你可是青丘女帝,岂容你再次胡闹,跟我回去!”“我不要!姑姑求你了,让我进去吧!”凤九不依不饶地恳求着她的姑姑。

忽然白浅一抬手,“砰”的一声,凤九倒在地上。白浅转身看向守卫:“辛苦你们了,记得继续遵守东华帝君的命令。”“是!”守卫恭敬地回了个礼。白浅抱着凤九闪身回了狐狸洞,把她禁锢在房里。白浅看着结界,只得苦笑:“本来还愁着要找什么借口去禁锢你,现在倒好了,你还帮我找到理由了。”

(小剧场:宴席还在进行着,司命和团子大眼瞪小眼的,耗了许久时间。司命先是八卦地问团子:“太子殿下怎么没来?”“父亲说了,他不想看到离境叔叔,便不来了。”“哦,原来如此。”司命忽然觉得太子也是小气,那翼君离镜也都换了口味,站在他身边的人也早已换成了南弦月,太子殿下却还在吃干醋,司命觉得这实在有点可笑了。

忽然团子也想到了一件事,便询问司命:“司命司命,东华爷爷是不是要娶凤九姐姐啊?”司命顿时吓了一大跳,小声问:“此事不可胡说,小天孙有何证据?”“我就是人证啊!我都看见了,前天晚上帝君爷爷在房里抱着凤九姐姐,然后......”团子说到一半,嘴就被司命捂住了。

司命也是吓得不轻,只能低声跟团子说:“天机不可泄露,还请小天孙一定要保密啊!同时司命也想着,帝君怎能如此失策呢?居然被小孩子看到了。而他不知道的是,团子硬生生把剩下的半句“亲了凤九姐姐一下”吞回肚子里了。)


(PS:琢磨了好久神仙要不要上厕所,想了想,他们都吃了,那就顺便拉了吧……)

(PPS:大家有没有发现小剧场里的离镜和南弦月😏 其实东凤之后我就要写k莫了,不过还有好长一段时间,而这对
cp是某位大大的k莫衍生写的)

(PPPS:欢迎各位发表意见,能让我写出更好的东凤,我总觉着自己写的东凤没有阔别多年的感觉……希望大家踊跃发言💛

评论(1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