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东凤-第五章-《诛仙台》


凤九缓缓转醒,头还有点疼的她一手扶额,一手支撑着自己坐起来,定睛一看,原来自己已经回到了青丘的狐狸洞中。凤九懊恼自己好像有点冲动了,不然也不至于被姑姑抓了回来。

忽然,凤九瞄到桌上的果盘压着一张正随风摇曳的纸,便伸手取了过来。纸上飘逸潇洒的字体不用猜想也能知道是出自于姑姑白浅的手。“这次你过于冲动,不分轻重,不顾礼数,罚你禁足五天。不用打算去找人帮忙了,折颜和四哥去了云游四海,短时间内都不会回来了。这五天内好好反省,想想自己都做错了什么,不要再犯了。”

凤九看见姑姑把她的后路都断了,不由得有些气馁,只能坐在床上抱膝靠墙想别的办法。凤九走到洞口,悄悄地尝试了一下能不能逃跑,发现这个结界比她爹当年设下的还要狠,对她而言根本就是一个铜墙铁壁,而且还没人协助她,逃跑更是变得难上加难。毫无办法的凤九只好坐在洞口看着外面的景色。看着洞口外十年如一日的景色,凤九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便唤了迷谷过来。

“迷谷,我睡了多少天啊?”迷谷认真地想了想,竖起了三根手指:“如果按姑姑带你回来的那天来算,你已经睡了三天了。”“已经三天啦?!那我只要再等两天就可以出去啦?”“对啊!小殿下,不如你先去做饭吧,我这几天一直没吃上好的,就盼着你早点醒来啊!”迷谷按着咕咕叫的肚子,一脸诚恳地看向凤九。凤九得知还有两天便能出去,心情一下子变得大好。“好嘞,我现在就去!”被蒙在鼓里的凤九全然不知自己其实已经昏睡了五天,而前天在她昏睡时发生的巨变,惊动了整个四海八荒。

这事还得说回前天,凤九昏睡的第三天,也是东华帝君嘱咐过要禁锢凤九的日子。这天的一大早,东华帝君就已经准备好一切,开始把修为和法力注入了封印中。紫红色的修为一阵一阵地从他的指尖涌出,被他注入在这日星印记中。东华帝君之前所谓的五百年闭关,真假参半。其中有一大半时间,就是用于寻找日星印记。他为了这个印记,只身一人去了最遥远的地方,同时也是孕育了多位神仙,包括他在内的地方——东荒。他为了这个印记,险些被阵妖兽所伤,又差点被天地精华当初设下的屏障所伤。这一路艰辛,终究换来了日星印记。

注入了五成多的法力后,东华帝君带着印记,迈着坚毅的步伐,扶着腰间的狐狸毛,走到了三生石前。东华帝君看向腰间那抹火红,低声说道:“九儿,为了你,我要赌一把。”说完便把这印记,贴在了三生石上。东华帝君再次迈开步伐,而这次,他走向了诛仙台。毫不犹豫地,东华帝君跳入了诛仙台。刹那间,天上闪出了数百道天雷,这个天空瞬间变成了刺眼光芒组成的白色,但同时它又被染成了紫红色。四海八荒都感受到了明显的震动,海浪翻腾,卷出一个又一个的漩涡。诛仙台内的景象也不遑多让,一片紫红覆盖了原有的颜色,东华帝君的身上多出了不少划痕。诛仙台似乎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力量,开始感受到反噬。诛仙台终于找到了力量的源头,便马上喷发出力量,直奔三生石的印记而去。轰的一声,三生石碎掉了,无数个石块散落在地上,四海八荒的异变也恢复了平常,而九重天也慢慢地恢复了平静。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白浅。白浅正在一揽芳华里和夜华下着棋,夜华的怀里还有个正在睡觉的团子。一家三口本来其乐融融的画面却因为一阵异常的震动而变得有些松散。门外忽然闪过的天雷比每一个神仙历劫时受的还要多,整个九重天都感受到剧烈的震动,熟睡的团子也在这个强大的震动下转醒。

团子刚醒来就被窗外的那片紫红吓到,继而转头问他的爹娘:“外面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天要塌了吗?”夜华浅笑,白浅则是敲了敲团子的小脑袋:“你啊,话可不能乱说。”转过头看向窗外的白浅再道:“东华帝君胆子可真大,居然想出了这样的法子,怪不得要关着小九。要是小九知道了,肯定悲痛欲绝。”

没了大半修为和法力的东华帝君扛住了力量的冲击。可从诛仙台掉落后他才发现,自己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青丘的狐狸洞外。东华帝君拖着虚弱的身躯想要离开这里,心中一直默念着“我不可以让九儿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但刚走了没几步,东华帝君已经眼前一黑,倒在地上了。正好来找白真的折颜刚到狐狸洞就看见了这幕,只能摇头叹息,扶着东华帝君一路走到以前保存墨渊仙体的洞中,为他疗伤。

折颜忙活了大半天,终于安顿好东华帝君。走出洞外,一直没出声的白真忍不住开口:“这诛仙台的威力有这么大吗?当初小五跳下诛仙台也没受那么重的伤啊?更何况这是东华帝君啊!”“真真,你忽略了一点,东华帝君把自己大半的修为注入了他的印记,又设下了强大的结界防止四海八荒受影响,免去了生灵涂炭。本来就虚弱的身体还在短时间内跳了诛仙台,不是当初小五受的伤能比的。而且小五跳的时候,擎苍的封印替她抵了不少攻击,她的伤才会那么少。唉,天意弄人,不过这东华帝君为了小九,也是费尽心思了。”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凤九所数着的五天已经过去了。凤九快步走到洞口,发现结界已经消失了,不由得雀跃起来。走出了洞口的凤九刚想闪身飞到九重天,却又停了下来。凤九并不是受了教训而变乖巧了,只是她忽然想到:“这几天都没有见过姑姑,肯定回了一揽芳华,就这么上去,免不了被抓回来。”就在这时,正在原地来回踱步的凤九看见了一身粉色的折颜走向狐狸洞的另一边,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疑惑。“老凤凰怎么在这里?姑姑不是说他和小叔去云游四海吗?”察觉到这件事有猫腻的凤九屏住了呼吸,就那样静悄悄地跟着折颜。

一直来到洞口,凤九才发现已经封了五百多年的洞口早已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凤九看着洞口失神,又听到折颜的声音在洞中响起,在整个洞中回荡着,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躲在一角的凤九什么也看不到,她为了避免被折颜发现,只好放弃了偷看的念想,靠听音来分辨住在这里的,到底是何人。凤九先是听到折颜的声音响起:“你这伤也总算是好了大半了,只是修为和法力还要你自己努力找回来了。当年你就已经失去了九成法力,这次你重蹈覆辙,还是为了小九。要是她看见你现在的样子,还不得心疼死。”凤九脑袋里的那根弦崩掉了,九成法力、为了自己,把这些组合起来,也就只有东华帝君一人。

“你要是让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我不敢保证日后我会做出什么事来。”这次响起的声音,语气毫无波澜,淡淡的又带着他这几十万年来积下的气势。这把声音早就烙在了凤九的心头上,即便是死,凤九也不会忘掉的。凤九的眼泪开始滴落,一滴,两滴,在她大红的裙子上化出了一朵朵的花朵。凤九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从脸颊上滑落。凤九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怕,她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来,帝君不希望她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瑟縮在角落里的凤九终于等到折颜离开了,东华帝君的熟睡声渐渐平稳,凤九才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凤九努力地抹去自己脸上的泪,坐在了床沿上。伸出了颤抖的手,凤九的指尖轻轻地划过帝君的脸,仔细地描绘着他的五官。她的动作很轻很轻,生怕吵醒了东华帝君。凤九的指尖落在了东华帝君的胸膛,心脏强而有力地跳动着,从指尖传来的热度为凤九带来了安全感。“为什么那么傻呢。”凤九的声音很柔,她怕打扰到帝君。“你看,你一直说让我放下,其实放不下的是你自己吧。不过,我很高兴。”凤九换了个位置,她坐在了地上,趴在床沿。凤九的手把玩着帝君的银发:“你知道吗?这五百多年来,我没有停止过爱你的念头。”在凤九看不见的另一边,帝君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帝君的内心有一把声音响起:“九儿,对不起,我来晚了。”

凤九一直说了很久的话,有的时候眼泪会再次啪嗒啪嗒地掉下来,可是很快地,笑容会在凤九的脸上再次绽放,因为现在的她知道,帝君也在一直爱着她。兴许是哭累了,凤九竟然就那样睡在了床沿。此时,一直紧闭着眼睛的帝君睁开了眼。帝君满眼宠爱地摸了摸凤九的头,又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便闪身回了太晨宫。

凤九醒来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卧室,惊觉自己竟然睡着了。焦急的凤九等来的,却是一脸淡然的折颜。“老凤凰怎么是你?帝君呢?”凤九不等折颜说话就着急地开了口。“你啊,真是乱来。你是一直跟着我走的吧?那你也应该听到东华帝君是怎么说的,对吧?”折颜从容地坐了下来,喝了口茶后盯着凤九反问她。

凤九被问得低下了头:“帝君的确说……他不想我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可是我......我只是过于想念他而已啊!”凤九不甘地企图反驳折颜。折颜抬了抬手,阻止了她的反驳。“行了,要不是我在他醒来之前先到了,你早就被发现了。”“那帝君他现在在哪?我要去找他!”折颜又喝了口茶,悠悠地回答:“你傻呀,当然是回宫里了。不然他还能去哪?”“老凤凰,你这样对我小心我跟小叔说你坏话!”凤九顾不得折颜说了什么就去了九重天了。“过河拆桥?本来还想提点你一两句,现在看来,还是算了。”折颜自顾自地说完了话,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去寻找白真了。

这次凤九毫无阻拦地进了太晨宫,终于看见了她心心念念的东华帝君。“帝君!”凤九带着一串的铃铛声,跑到了东华帝君的面前。喜极而泣的凤九抹去脸上的泪,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紫衣银发的东华帝君缓缓转过身来,可他说出的话却让凤九的笑容凝结在脸上,一点点地的被击碎:“你,是谁?”

(小剧场:三生石被击碎后自然造成了大乱,天君震怒,但就算他知道是东华帝君干的,也无可奈何。天君只能马上召集各界神仙,环视一周的他忽然开口:“司命星君,你过来。”司命的心里“咯噔”一下,一面想着“不会那么倒霉吧”,一面带着牵强的笑容上前。“司命星君拜见天君。”“本天君现在任命你为月老,掌管天下姻缘,立刻生效。”“月老谢过天君。”司命带着凝固的笑容退下了。

过了几天,管理着那堆红线的司命在心里默默骂着帝君:“您可把我害惨了,现在还得继续帮你圆谎,说句难听点的,没准你会失败呢!”司命并不知道,自己的诅咒竟然成真了。)


(大家别怕,不虐💛
(接下来的章节都会更新得比较慢,也可能质量没那么好,因为我的作业又开始变多啦😭😭😭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