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时

❤️汤薰
💛东凤
💚k莫
💙大薛
💜香芋
🖤嫌弃
💗柯哀

🙈充满志向的我打算把每个坑都填一下
🙈终有一日我会后悔自己立的flag

💛东凤-第六章-《不能私定终身》


东华帝君淡淡的声音响起:“你,是谁?”凤九本来脸上绽放着久别重逢的笑容,却因为这句话,笑容一点点地石化,消失。“帝君,你说......什么?我是九儿啊!是不是你在骗我?你不可能忘了我的,对,不可能......”“你跟本帝君说说你的身份,本帝君可能会想起来。”帝君坐了下来,手撑着头看着风九。凤九急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掉落。“凤九......凤九是青丘那只五百年来从未忘记过你的小狐狸啊,是当年的青丘帝姬,如今的青丘女帝啊,当初帝君你还送我四海八荒阵图作为贺礼的,难道......难道帝君的全忘了吗?”

东华帝君看见凤九掉眼泪了,便有些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凤九的面前。凤九的视线早被泪水模糊了,却忽然感觉到一只有些冷又有些熟悉的手为自己擦去了眼泪。凤九惊愕地抬起了头,却被人揽在了怀里。“我怎么记得,你是太晨宫的帝后,当初那四海八荒阵图,是聘礼呢?”凤九一听,更是哭得稀里哗啦的。帝君一看,心里有一丝惊慌,却又瞬间稳住了心神。

“本帝君印象中的九儿,是不会哭的。”凤九闻言,抬起了头,眼泪立马收住了。东华帝君轻轻地为她拭去了泪,凤九有些惊愕,她从未见过帝君对她那么温柔的样子。东华帝君再次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嘴里只默念着九儿。凤九不知道,帝君这五百多年来对她的思念,在诛仙台里害怕失去她的惊慌,都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九儿”东华帝君低声说道:“本来我活了那么久,五百年只是一眨眼的事。可是没了你的五百年,每一秒都被拉长了。”凤九诧异,抬起头来看着帝君,然后把头贴在了帝君的胸膛。帝君感受到凤九又哭了,再次替她拭去了眼泪。“怎么又哭了?”这次凤九笑着抬起了头:“九儿只是觉得,付出了那么多年,终于等来了回报,太过高兴而已。”两人一直紧紧地相拥了好久,仿佛稍微松开一点,对方就会消失。过了良久,两人终于松开了对方,但是帝君的眼睛里依旧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凤九被看得脸有些发烫,低下了头。帝君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吻在了凤九的唇上。感受嘴上传来的热度,凤九吓了一跳,紧接着就闭上了眼睛,心中觉得很是甜蜜,轻轻地回吻了帝君。时间仿佛静止了,直到某只圆滚滚的团子毫不知情地闯了进来。

“凤九姐姐,娘亲让你......”团子愣在原地,又瞬间换成了一副看好戏的脸孔,捂住双眼的双手悄悄地打开了一条缝。紧跟在团子身后的奈奈一个刹车不及,差点把团子撞倒在地。站稳的奈奈一看,被吓得不轻,满是惊慌地跪倒在地。“奴......奴婢拜见东华帝君以及青丘女帝。”奈奈一边用颤抖的声音拜见帝君和凤九,一遍扯了扯团子的衣服下摆,提醒他别忘了礼数。

“阿离见过东华帝君,青丘女帝。”团子调皮地歪了歪头,脸也不掩了,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掩住了通红的脸的凤九。阿离人小胆大,竟是奔向了凤九。奈奈大惊,只见东华帝君抬手示意她出去,松了一口气,低着头退了出去。“凤九姐姐”阿离扯了扯凤九裙子下摆:“凤九姐姐你的脸好红啊,你不用羞的,爹爹和娘亲也经常被我撞见的,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凤九把头埋得更低了。阿离感受到东华帝君盯着他的目光带着些凶狠,想起爹爹说过东华帝君既护内又不讲理,机灵的团子转念一想,把自己变成了自己人不就行了吗?

“阿离见过帝君爷......”阿离顿了顿,使凤九疑惑地把手放下了,看着团子。团子再次开口:“见过表姐夫。”这次凤九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哪怕尾巴会沾满了泥。帝君看见凤九把脸埋进了自己的胸膛,不由自主地笑了。低头再看,团子已经不见了。这时机灵的团子早已逃到门外,只留下了他的声音:“要是凤九姐姐你们到时的婚礼需要帮忙,记得找我!”

帝君听完留言后抬了抬手,把门都关上了。凤九听到关门声,终于安心了,这才把头抬了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呀,现在团子一出去,肯定不用多久,整个九重天都会知道的。"凤九有点撒娇地抱怨着,又像是怕帝君累了,扯着他的袖子一起坐了下来。 “好日子。”帝君淡淡地回复。凤九虽然脸上飞上了两片红霞,但还是不满地看着帝君,嘟着嘴说:“什么好日子呀?我爹要是知道了,肯定二话不说先揍我一顿,没往死里打已经很好了。”“为什么?”“大概他会责怪我......私定终身吧。”凤九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地低下了头。帝君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玩味,在凤九的耳边低声说道:“那么,不是私定终身就可以了吧?”

“可是......慢着,你是要向我爹提亲吗?!”凤九大惊,一抬头,却是碰巧亲上了帝君的脸。帝君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凤九,身体向前倾了些,凤九被逼得整个人都向后倾,用手撑着才能勉强支撑着身体。帝君却是没有停下,而是又向前了一些。凤九见状,只得闭上了眼睛,脸依旧是红通通的,却更是显出她的灵动可爱。帝君也闭上了眼睛,努力地控制住体内的涌动,坐直了身体,还故作云淡风轻地喝了口茶。凤九等了许久,却不见有什么动静,便睁开了眼,却发现帝君坐得笔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哼!”凤九又羞又恼,把头扭到一旁,不再开口。帝君失笑,摸了摸小狐狸的头:“刚才好像有人说过,不可以私定终身?还是说,你不怕你爹?”帝君挑眉,盯着凤九。凤九一想到她爹的样子,便是泄了气。再想到自己好像还坐在了这太晨宫里,便是有些坐不住了。“我还是先回去吧,只是我怕我们很难再见面了,我爹他......?”“我自有办法,不过你还是先回去吧。”“为什么?”“你想先私定终身?”帝君面带微笑地看着凤九,凤九连忙说:“我还是先回去了,记得好好养伤!”凤九撇下这句就羞得跑了,带着一串铃铛声跑出了太晨宫。帝君看着风九的背影一笑,低声自语:“看来要开始准备明媒正娶了。”


(不好意思 各位亲们 最近作业又多了 所以更的时间就变长了
(其实我最近开始存k莫的稿了 我发现自己写两个男人发糖比写一男一女发糖要来的顺畅 🙈

(k莫真的是甜得不要不要的 我不能自拔啊啊啊啊啊啊🙈
(继续欢迎各位留言提供意见
(觉得自己的质量有点差了...... 不过后几章应该会好些

评论(4)

热度(30)